1、

《最好的我们》应该勾起了很多人的青春。是啊,曾经那么奋不顾身的我们依旧抵不过时光的流逝,还好编剧给了我们一个温暖的结局,也不枉耿耿于怀了那么久。

图片 1

大黄是个软妹子,是我的好哥们,虽然,她不承认!

图片 2

网易云的红色在新年的第一个工作日占领了朋友圈,朋友们纷纷截图展示自己的音乐品味。

初见大黄,一头柔顺利落的秀发,就是那种既扎不了马尾,又撩不开清风的风格,再加上当年盛行的小白裙的装扮,活脱脱一个文艺女青年。

那年,我高二。没有高一的陌生拘谨,没有高三的压力山大,无忧无虑。除了上课,有着大把的时间,可以随心所欲的挥霍青春。

网易云音乐给用户发了年度听歌报告,生活不易最懂你的居然是一个APP。

她是我们班的宣传委员,这种说不上来的加持,有种自带光环的既视感。

在那一年的挥霍中,我得到最多的就是一辈子的小伙伴,当然还有现在讨喜的性格,大概我这种大大咧咧嘻嘻哈哈的性格是在那群小伙伴的影响中形成的。

苍老师深夜发狗粮,原来苍老师也要结婚了时光一晃就是好多年。

说实话,我压根就不明白,大学里问什么会有宣传委员这个神奇的职务,是为了宣传什么,五讲四美,德智体劳?

唯一觉得遗憾的是,偏偏在最好的时光,辜负了自己的学业。和小伙伴翻墙,和老师吵架
,网吧KTV通宵,啤酒没醉过,不知道小伙伴还记不记得当年的蓝珊瑚?想想现在所有会玩的娱乐项目都是在那个时候学会的。日子过的随心所欲却没有兼顾学业,唉。

我给朋友分享了一首《城府》并说:突然发现许嵩出道也有十年的时间了吧。

好在每次开班委会我大放厥词,指点江山的时候;为了某一次班会的选题,跟其他班委争吵的时候;在春游前跟同学讨论路线,而声嘶力竭的时候;在每次课堂跟老师争论某个问题,而面目狰狞的时候,她都会一脸傻傻的微笑,不大的眼睛里全是崇拜,伪装的像个小白兔,这一点让我特别满意。

说起同桌,耿耿遇到了学霸同桌,我也遇到了暖男同桌,不过我俩的感情可是纯粹的没有一丝杂质,被室友称之帅哥而且篮球打得超棒,对于同桌记忆最深的是每次上课起立我俩总要讨论身高问题,还有冬至给室友们带妈妈包的饺子,简直把大家暖哭了。

老王发了一个朋友圈说:网易云里没有苍老师,与青春有关的都离我远去了

每次我看着大黄咧开嘴,一口洁白的牙齿,都觉得这小姑娘真单纯,可以随时随地为了任何一个理由开怀大笑。

耿耿、简单、蒋年年。而我们的友情从宿舍开始。老生常谈,四个性格迥异的女孩,对了,还有后来的“棠哥”,被分到同一个宿舍,一起吃饭学习玩耍,分享着彼此的心事。直到现在,每个人的高中形象还是那么的鲜明。如今,各自安好,偶尔相聚,只不过无法像当初一样时时相见。

原来感动你的不是音乐,而是与你青春有关的回忆

大黄就是这么进入我的生活的,在我心急火燎的要参加各种活动,恨不得每天向众人阐述我的雄心壮志,要为了梦想奋力搏击,一往无前的时候。

想起曾经看过的一句话,我拼命努力只是想和你做朋友,也许这就是友情的力量。不断充实自己,只为了能和你并肩。成为最好的自己,让彼此肆意的绽放吧。


直接而又简单的来到了我的青春里。

       

01

2、

与青春有关的日子里,少不了网吧和游戏。

大学的每个假期,我们脑子里就会涌现出无数个外出玩耍的方案,可每个方案都是南辕北辙。

老王已经26岁了,虽然是才从大学毕业两年半时间,但已经没有了当初那种稚嫩,衣着打扮早已标准化了。

大黄说:“我们周末去爬山游湖吧,看那层峦叠翠,赏那碧波荡漾,陶冶情操,放松身心吧!”

老王的青春里,除了苍老师对他的性启蒙教育,还有的就是劲舞团、穿越火线这类游戏以及许嵩、徐良这类歌手。

树树说:“我要去网吧,升级打怪找老公!”

当我还在网吧里,用手指一戳一点的敲着键盘时,老王正在飞快的按着键盘,屏幕上的虚拟人物跳着酷炫的动作。

大圣说:“我要唱K,我要通宵唱K!”

看着劲舞团那些密密麻麻的方向操作键,我就犯晕。但老王戴着耳机,痴迷的快速敲击着键盘,仿佛屏幕里的世界就是他的全部。

我说:“我要去参加学生会的活动。”

老王耳机的音乐很大声,坐在一旁的我也能听着聒噪的音乐节奏。

可是,无论我们的想法再多,首先否定的一定是大黄那些脑洞清奇的思路,然后,就开始用最科学的方法来决定我们本周的路线。

游戏打累了,老王就会身体向后倾斜靠着椅子的后背说:网管儿,网管儿,给我拿瓶汽水。

好吧,就是猜拳啦,谁赢听谁的,是不是很科学?

汽水送来了,老王除了给钱也会熟练的递一支烟给那人,算是一种感谢吧。

于是,在每个周末,我们一起在后街的小网吧里升级打怪叫外卖,在KTV里唱歌打牌熬通宵,在很多次清晨来临之前,在某个麦当劳里赶作业,写论文,交作业被老师各种怒目而视,不明所以。

图片 3

3、

02

大二的平安夜前夕,那个号称各大商场打折打的不要不要的黄金时刻,大黄把我捞出去逛街了。

与青春有关的日子里,少不了暗恋和喜欢。

于是,我们在那个风雨交加的平安夜,怀揣五百块钱的生活费,逛遍了各大商场,踏平了各大商圈,次日在课堂上老师的怒吼中,把我们的财务英语给挂了。

那些年,我和老王经常去网吧打发时间。

树树出了个馊主意,说:“你们要不送个礼物给老师吧,看能不能通融下?”

不打游戏时,老王总会放着许嵩的歌然后小声哼唱,他唱歌还有模有样的,高低起伏模仿的很到位。

大黄说:“我去送吧,以我的颜值,这就是盘小菜!”于是大黄就屁颠屁颠的走了个来回。

老王最开始不玩劲舞团,因为他说过,他喜欢的那个女生也在玩劲舞团,所以他才会来玩这种游戏。

大黄一出来,我就赶紧抓住她问到,“大黄,怎么样,怎么样啦?”

“我们要不要去网吧比一比,谁跳的更好”
那个女孩曾经这样给老王说,于是老王这样第一次接触了这个游戏。

大黄支支吾吾半天,要紧不慢的说,“就是有个小问题哈,那个,那个,貌似那个发票,我没有拿出来!”

那个女孩不喜欢老王,但是老王却一直暗恋着她。

大黄,你怎么不去死一死!

因为那个女孩经常来这家网吧,于是老王也常来于此,假装和那个女孩偶遇,然后去女孩的电脑旁假装指点游戏。

大黄劝我说:”人生就像打电话,不是你挂,就是我挂。“

其实老王打的不好,为了避免尴尬,老王经常叫我和他一起去,网费经常是他出钱。

哼,算你狠!

等级从舞圣打到舞之精灵,那个女孩并没有和老王擦出火花,但游戏却承载了老王对那个女孩的记忆,承载了与青春有关的日子。

若干年后,跟树树聊起那次没挂科的幸运,她说,大黄没有送出礼物,追了老师一个星期,天天去道歉,终于答应再交一篇论文,重新考察平时分。


此时回想,也许大黄真的是我们中的异类,她总是那么矛盾,总有些莫名其妙的坚持,而她那些我们看起来怪异的坚持,现在想想,是多么美好。

03

4、

与青春有关的日子里,少不了郭老师和小说

“大黄,你觉得我帅不帅?为什么树树总是把我照的很猥琐,我那么阳光,那么清纯!”

男生上网打游戏、女生不打游戏的,多半在校门外的一角钱书屋,找着自己最喜欢的小说。

彼时的我,总是喜欢穿一身灰色的外套,长长的头发不遮住眼睛绝不理发,胡子细小而浓密,乍一看,总觉得没擦干净嘴巴。

郭敬明的《爵迹》不知道有多少人看过,只记得那时候的女生最爱看的小说,几乎都是郭老师的。还有一种杂志叫做《最小说》也很受欢迎。

可是,那时的我,真的觉得自己还蛮帅的,总觉得别人的拍照技术不好。

一角书屋,一天只需要一角钱,也不知道这些书店当时靠什么来盈利的。

只有大黄每次都很认真的对我说:”你要不要这么崇尚自己的外观,这不是我们年轻人奋斗的目标,人看问题的角度不一样,所以我们不能一概而论,所以虽然这样看是这样的,那样看是那样的,一千个人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很多人一辈子都看不清自己,你要看清自己……“

我的同桌几乎每次都要从书屋里带回几本会来,然后又相互传阅给其他女生。

生活有时的重点可能真的不是你做了什么,你得到什么,而是,在那一段时光里,是谁陪在你身边,而你在见证谁的人生。

还有一种小范围流行的小说叫做耽美,也是从那个时候知道的,里面涉及到攻与受,有的描写着很露骨,这也算是女生群体中的一种性启蒙吧。

“大黄,你的辣子鸡怎么这么香,给我吃一块呗。”

图片 4

“不要!”

04

“大黄,我们都要毕业了,你以后想给我都没机会,快给我。”

与青春有关的日子里,少不了X老师。

“好!”

那些年听歌用的最多的是QQ音乐,我打开电脑后必定首先打开它。

5、

老王除了打游戏,也喜欢看电影。

毕业是个伤感的季节,有时候想想其实也没有多特别,只不过是找得到工作和找不到工作的区别,只不过是留在大城市和回到家乡的分别,只不过是多了点告别……

黑衣人、异形、碟中谍这些电影刚出来时,老王就能在网上找出来看。

树树很早就去了深圳,去了她想去的地方,开始实习,大黄说她不够意思,都不带我们玩。

那时候大部分男生都经过网吧里通宵上网,有的人还专门晚上从学校偷跑出来,网吧里坐一晚上早上五点又偷偷爬回寝室。

我呢,陷在考研的泥潭里,每天强打精神的去自习,有时候压力大的时候,去操场一圈圈的跑步。

后半夜的网吧,大部分人都在昏睡时,总会看到某个角落的屏幕上播放着赤裸男女的画面,有人目不转睛直勾勾的看着,有人东张西望生怕被其他人发现。

那时候,总是脾气暴躁,精神崩溃,一不顺心,就各种口不择言!

资源大神老王偶尔也会这样做,他知道几个不同的网站,这也是他的以及那个时候男生的第一生理课堂。

在某次上课的时候,大黄一直在叫我,而我在偷偷的复习。

性教育推行这么多年,时至今日还是遮遮掩掩的。

课后,暴怒而起,大声吼她,看到她尴尬的笑容,停在半空的纸巾……

除了看苍老师,还有其他日本的“老师”,解救了无数深夜里的少年,也启迪着那些年那群少年。

晚上回到寝室,收到大黄的信息:“我认真想了下,我们不要做朋友了吧。”


也许就是亲近,才无所顾忌的伤害,也许就是熟悉,才肆无忌惮的任性……

QQ飞车在赛道上疯狂漂移、节奏分明的音乐在耳机里回想,那时候网易只是邮箱的代名词。

人生也许就是在很多不经意的瞬间,就决定了与一个人的关系,决定了人生的方向。

一群少男少女还没有被社会磨去天真,如今只剩下遥远的回忆,偶尔翻起相册听着老歌才会想起。

毕业季,伴随着梅雨季变得潮湿而阴凉,甚至连喘一口大气,都能看到丝丝白气,很多关系,也许在一开始的时候猝不及防,也在快要停止的时候,变得匆匆忙忙。

6、

树树给我发来大黄的结婚登记照,跟一个我不认识的男人,说是大黄要结婚了,就是这个人。

窄窄的照片上,大黄的头发一丝不苟的梳向一边,跟男人穿着相同的淡蓝色衬衫,红色的发卡特别的鲜艳。

大黄轻咬的下唇,嘴角上翘,素净的面容上有淡淡的微笑,羞涩而紧张。

那个男人的手轻扶着他的肩膀,大黄下垂的手仿佛攥着什么东西,好像攥着时光,也攥着她未来的生活的车票。

而我,之后去她空间里查看相册,然后,发现所有的相册都上了锁,我答对了所有的问题,解开了所有的密码,我所有的丑陋和尴尬,我所有的猥琐和青涩,都在那些像素分辨率极其低下的瞬间里,有半个头的,有后脑勺的,有大鼻孔的,有小虎牙的……

然后,我就忽然看到了我整个学生时代的电影画面,电影里的大黄在课堂上跟我斗嘴,在校园里跟我打架,在KTV里跟我抢麦,在游戏里砍死我,在我最美好的岁月里,陪我走到这里,留下一段温柔的青春时光。

“大黄,谢谢你,谢谢你在我的青春里。”

“大黄,对不起,没能珍惜你。”

“大黄,祝福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