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里听过许多教授讲课,人各有异,讲授讲课风格亦是千奇百怪:有的老师,一堂课一张幻灯片——寥寥数字,一张口——噼里啪啦净是跑题的闲谈;也有的老师,一堂课数不清的幻灯片——密密麻麻的字来不及念完就跳至下一张,一张口——噼啪响着的是幻灯片里原模原样的句子,一字不改。却有位教授,是这对立二者的中和,既不大肆闲聊,又不照本宣科,“这不就是古人说的‘中庸’么?”胡先生扬着眉头,大有将帅风范地自诩道。

今天一早起就怒气冲冲的,而这怒气来源于一名男学生。

bwin必赢 1

胡教授扬言自己“二不是”,另言讲,便是“二者都是”,但凡处于对立二者中间的位置,既是高明的,又是浑浊的。我们在胡教授的课堂里深受煎熬,像生物学里的杂交体,既有父的德行,又有母的风骚。但胡教授确有其风骚,他常说自己曾多次被聘为×大学讲师,讲座无席不满,俨然器重爱戴的对象。于是我们也常做出敬仰的姿态,毕恭毕敬地称他一声——“胡讲师”。

该男生由上一年级降级而来,身高一米八左右,长相还算过得去。也许多一年的学习经验,就多一份自信。但该学生的自信不是健康阳光的自信,而是自以为是的自负。

梁昌洪授课照片走红网络,其手写的课堂板书被网友称赞“比PPT还好看”。

胡讲师的授课总是极有规律的,不论课程进度,也不论缺勤状况,向来是每堂课前十分钟,必点名。有的学生迫于这规律,每次课都来;有的学生实在难忍受他课堂满世界跑又漫无边际的风格,索性从不再来。若到的人多,或许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了;若到的少,这堂课也就自然的废了——

自从上次月考夺得全班第一后,脸上的洋洋得意之情分外难掩。加上班主任的器重,卸掉前任班长,委他以重任,更是气势临人,视任课教师为无物。

人物简介

“又有这么多没来的?”胡讲师似乎有些丧气,但并不愤怒,只懒散地翻着名单,手指着,一个个地数着名单上画的叉。

今日与之发生冲突,是因为上课铃已响,学生也已完成起立坐下等礼节。等我缓过神来才发现坐在第一排的该男生竟还站在学生中间,一手拿表格一手拿卡,像是登记东西的样子,上课与否似乎与之无关。

梁昌洪今年74岁,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教授,我国微波和电磁领域知名学者,1992年至2002年曾任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校长。

学生们更不急,悉心看他数,有的甚至交头接耳,预测着这规律课堂的下一环节。

我强调,归座位啊,开始上课了。该男生性急,马上就没时间了,得抓紧办。我心想,现在也就上午第二节课,还有三个课间不能操作?再说即使事情再着急,和本课程无关的,我就有权利阻止你自行占用本课时间。

已经出版《计算微波》、《简明微波》等科学专著、经典教材、科普读物约20本。其中,《计算微波》是我国第一本计算机与微波相结合的专著,1987年获得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次年又荣获首届全国优秀教材奖。

半天,胡讲师鼻里长出一气,将名单垃圾一样朝讲台边上抛了去,没去看投影仪里播放的画片:“我还是来强调下纪律吧!”胡讲师常讲,课上可以不学知识,但课下必须有好习惯。因此,他宁弃一堂半节课来教育我们如何做人,“学生的本分是学习,都不学习如何作学生?课竟不上如何学习?这体现出你们学习态度的问题……”胡讲师大发议论,似乎有些生气,腿却在讲台后边悠闲地抖着。

该学生头一扭,好好好我不做了。本以为他会掉头回座位,竟三步并作两步走上讲台,拿了一根粉笔,站在黑板面前就开始写字,写了两个字,我这火就不打一处来。

近日,梁昌洪授课的照片在网络热传,其手写的课堂板书被网友称赞“比PPT还好看”。

讲台下边,头低成一片。似乎我们是老师思想的继承者,要把这堂课的精髓原封不动地传给那些没来的人。

谁让你写的字?你写的内容是否和本课有关,黑板上任何提示性的语言都是在引导学生干其他事情,也就是说我自己成了一个摆设,本该讲课的人现在旁边看守课堂,其余学生做与该课程无关的事情?

四块黑板被各色文字、公式、图形填满,其间点缀着牛顿或爱因斯坦的简笔肖像,字迹工整,条理清晰。一位白发老者正指着板书讲解,面容和蔼,神情专注……

“我曾在美国教书,”胡讲师又来讲正面例子,“那边就从来不会有人旷课,甚至还有人蹭课……”接着,胡讲师将我们与美国学生作对比,列举出八条缺陷。我们也就默默忍受着,各干各的事,并无几个有继承的意愿,都盼着课间的铃音,好去看看教室外边空空的白墙壁。

我连讲课的主动权都被一个学生抢走了,我还有什么资格站在这里。当即阻止,该学生变色说我就写写……话没说完,我说我的课堂我做主,轮不到你来主宰本节课该干什么,你干的事情和我本节课的内容无关。尽管这节课我只是安排学生上自习写作文,但并不允许你干其他事情。

近日,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教授梁昌洪授课的照片走红网络,其手写的课堂板书被网友称赞“比PPT还好看”。

第二节课,胡讲师脸色也许好了些,他盯着画片,上边印着经济学家的简介,英文的,他扫了一眼,额下的眉头瞬间朝头顶飞动起来,其间飘逸着无限的神气。他又不急,先点了学生来翻译,似乎不会;又点了个,让他读,又因为看不清,坐下去了。胡讲师这才稍稍压低飞得畸形的眉,露出情非得已的神态:“这么简单都不会?”于是打着浓重的四川口音,边读着四川英语边翻译,“责以可挪弥可惜西忑睦哦附柴讷……”

该男生拧着脸下了讲台,脸上一阵白一阵红,到了课桌上直和同桌女生低估些什么。

74岁的梁昌洪从教几十年,是国家级教学名师,一直坚持手写板书、脱稿讲课。他说,“教学就怕认真二字,教师为一堂课付出了多少心血,就能在学生的成长上看到多少回报。”

在一大通语气抑扬顿挫且婉转悠扬的英语教学中,我们了解了许多经济学家,他们生于哪年死于何日,哪国人……都一一牢记,就预备着在课程考核与将来工作中全用上。

我心想,还有这样的人。该生背后该是一个怎样的家庭,但绝不会是一个好家庭。

手写板书

对于这些经济学家的重要思想,迟到第三节课,我们才有幸见识。胡讲师先照着课间里的画片一字不漏地念了半天,直到翻完所有画片,下课铃却没响。这时,胡讲师那殷实饱满的厚嘴唇就像架无人控管的喷射器,即要在下一刻,喷射出无穷无尽的东西:“要使经济发展起来,必须要把眼光放长远些,最有效的方式是搞教育,但教育又非短时期见成效的。同时,中国制度也很矛盾,走社会主义道路却又引入西方资本主义市场机制,结果是两边都不是。这不就是鲁迅提出的……”他眼睛往上瞟着,似乎想不起来了,半天,终于显出迁就的神情,“两患共伐,两患共伐……”还不断地重复着。

之前就对该生有反感之心,只是还没有正面冲突,任课教师的任务无非是讲完课就走人,至于学生思想政治方面的教育,不挣那份钱,不操那份心,应该持这份心的应该是挣这钱的班主任。

为让枯燥的理工科内容生动起来,他在板书里插入手绘漫画,网友赞“比PPT还好看”

胡讲师没停下来,还在冒着飞沫的喷射器依然胡乱地喷射着:“我上大学时读过鲁迅,这个人,伟大!那个年代,竟想到了这些。我的毕业论文就提到过他的观点……”胡讲师背过身,朝黑板走去,边走边讲,“论文讲究的不就是要新奇吗?将来你们写论文,也记着标新立异!”他刚踱到黑板前,外边的铃音竟响了,胡讲师盯着光秃秃的黑板,上边没一个字,净得发亮。于是他略显羞愧地拈起粉笔,口里重复着,在黑板上留下这三节课的惟一痕迹。

我一向秉持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只是这学生实在忍无可忍,人总会有底线,出于正义也应该站出来打压一下。

梁昌洪是我国微波和电磁领域知名学者。尽管已74岁高龄,他依然活跃在西安电子科技大学的讲台上。为了让枯燥的理工科内容生动起来,他在板书里插入手绘漫画,牛顿、爱因斯坦的头像都画得惟妙惟肖,堪称“西电一绝”。

当他把“标新立意”四个大字工整地写完,又立定在旁,犹疑了半天,才似乎无气力地打开他意犹未尽的喷射器,道:“下课!”

之前该生总是在课堂上帮助维持纪律,却是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都别说话了啊,都安静了,谁谁谁,还说呢?要不出去站会儿?

日前,梁昌洪授课的照片和他的课堂板书在网络热传,获赞“最美板书”,有网友评价“比PPT还要好看”,“值得钦佩”。

等得不耐烦的,一哄而散;寥有几个勤奋的女生,把黑板上的字工工整整地抄下来,作为这次课珍贵的笔记。

这是一个学生待同班同学该有的平等?该有的尊重?这分明是欺人一等,压人一头。

“我从小喜欢绘画,没想到无心练就的童子功竟能在教学中派上用场。”梁昌洪说,板书看似书写慢、耗时长,实际上只有这样才能有效果、学生才能吸收得好,虽然教师辛苦些、困难些,却能培养出更多优秀的、基础扎实的学生。“教学就怕认真二字,教师为一堂课付出了多少心血,就能在学生的成长上看到多少回报。”

2015年3月24日星期二

再说你自己成绩好也只是自己受益的事,难不成还能以此为要挟欺压同班同学?何况该班是本校普通班,即使位列全班第一全校排名也不过一百名之后。

西安电子科技大学研二学生郭敏智告诉南都记者,无论是研一的公共基础课《科学的精神与方法》,还是研二的专业课,梁昌洪的课总是一座难求。“梁老师上公共课时,容纳100多人的教室座无虚席;讲专业课时,不仅学生很积极,很多老师都慕名来听。”

成绩是自己的事,本和他人无关。

在该校组织的匿名评课中,电子工程学院的一名学生评价:梁老师的板书条理清晰、工整、速度极快,采用多种颜色的粉笔书写,富有美感,示意图、关系图、对比图等简洁明了,已经成为他的“招牌特色”。

学生写作文的空我还寻思,要不要私下找该生谈谈?发现问题就要解决,是一个负责任教师该有的态度,我仔细揣摩该怎么开口才合适,语不伤人,既提醒了学生,又不伤害他。

西安电子科技大学电子工程学院教授吴边,曾是梁昌洪的学生,如今在同一课题组工作。

正当我自费脑细胞思考时,下课铃响了。还没等我张嘴发声,该生噌一下站了起来,冲着后面的学生高喊,大家赶紧来领……没有的同学赶紧去德育处……迟了就不管了啊!

吴边告诉南都记者,他至今记得2003年读大三时第一次听梁老师讲课的情境,那门《微波技术基础》当时刚被评为首届国家精品课程,“两节90分钟的大课,梁老师每节要写满4块黑板,课间休息时全部擦掉,然后再写4块。”吴边说,“梁老师的板书很有特点,每块黑板怎么用都是提前规划好的,条理清楚,知识点明确,内容以精取胜。”

我张了张嘴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走出了教室。我想该生很明白自己在做什么,根本不需要我去教育什么,或许该受教育的是我自己。

脱稿讲课

当校长时仍坚持给本科生上课,上课不带讲义,8块黑板的板书完全脱稿

自1967年研究生毕业留校任教以来,梁昌洪已在三尺讲台耕耘了半个多世纪。1992年至2002年,梁昌洪担任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校长,即使行政工作繁忙,他也一直坚持给本科生讲课,一学期少则一门课,多则好几门课,内容涉及《概率论与数理统计》、《复变函数》、《微波技术》、《电磁场》、《微波测量》等。

梁昌洪笑言,讲课就像唱戏,只要半个月不讲,他就讲不了。“时间就像海绵里的水,只要愿意挤,总还是有的。如果不想讲课,别说当校长,当个学院院长就可以不讲。你要是想讲,当什么都可以讲。做别的事情也是一样的道理。”

吴边告诉南都记者,梁昌洪对教学始终充满热情,并发自内心地享受这件事。梁昌洪上课不带讲义,全程脱稿。“两节大课,8块黑板的板书,梁老师都是完全脱稿的。除了板书,梁老师连时间都把握得非常精准,在下课铃响之前,刚好讲完。功夫都在课外。”

学校里有不少老师见过梁昌洪备课。即使每年讲同一门课,梁昌洪从不马虎,每次备课时他会用几张白纸将这节课要讲的内容重新梳理一番,概括要点,设计板书底稿。每次上课前,他还会提前半小时到教室,在脑海中对内容做最后的回忆梳理,他称为“心到”。

“知识在更新,教学对象也在变,每堂课都应该不一样。”梁昌洪说,“史学大师陈寅恪在学术研究中坚持‘书中有的不讲’,别人讲过的不讲,自己讲过的也不讲’的‘三不讲’原则,我比不上他,我只能要求自己每门课都认真准备,讲之前都重新备课,每次都力争有新内容、新思想。”

郭敏智告诉南都记者,梁老师的课堂氛围活跃而严肃,“活跃是他鼓励每一个学生和他进行平等的交流探讨;严肃是他的课堂从不允许学生上课玩手机。”

近日,教育部公布了2017年国家精品在线开放课程认定结果,梁昌洪在“智慧树”在线教育平台开设的《科学的精神与方法》入选,2017年共计58所高校5474人完成了该课程学习。

梁昌洪出版的纯手写版专著。

著作等身

已出版约20本,其手写教学笔记已由德国斯普林格出版社出版

除了课堂板书,梁昌洪的教案和讲义也均为手写,笔迹整洁,插画生动。

该校图书馆曾展览过梁昌洪手写的教案和教学笔记21册,均写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纸张已经泛黄,但字迹整齐如一,宛如印刷品。在一些学习论坛,有网友分享梁昌洪的手写讲义图片,引来诸多好评,“资源非常珍贵,是不可多得的参考资料。”

梁昌洪的教学笔记甚至远播海外。2017年1月,他手写的教学笔记Noteson the
Ellip-soidal
Function已由世界上最大科技出版社之一的德国斯普林格出版社、科学出版社出版。

除了教书育人,梁昌洪毕生重视著书立说。截至目前,他已经出版了《计算微波》、《简明微波》等科学专著、经典教材、科普读物和科学精神探索著作约20本。

吴边说,上述数字还在不断增长中。梁昌洪退休后仍笔耕不辍,“每年我们都会收到老师的一本新书,他充沛的精力和对学术的热情,让我们非常钦佩。”

甚至,梁昌洪还出版过纯手写版的专著。2012年,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出版社将梁昌洪所著《计算微波》的手写稿作为“典藏版”出版,全书共63万字、935页,均由梁昌洪一笔一划写成。

今年1月,陕西省教育厅在其官微发布《计算微波(典藏版)》的照片,并评价道:“为这样的手写珍品点赞……这935页,不仅是科学与美学的融合,更是大家风范与工匠精神的最好诠释,体现的是功夫,彰显的是情怀,流露的是对教育的满腔热情!”

据了解,《计算微波》最早出版于1985年10月,是我国第一本计算机与微波相结合的专著。1987年,该书获得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次年又荣获首届全国优秀教材奖。据《西电科大报》透露,梁昌洪曾“四易其稿,八开纸的手稿就有半尺厚。”

手绘贺卡

每逢新年自己设计手绘生肖卡片送师生亲友

手绘新年贺卡也是梁昌洪一直保持的习惯,每年他都会亲自手绘贺卡,彩色印刷后送给朋友和师生,与大家一起分享新年的喜悦。

“我觉得这是增进友谊和交流学术很好的方式。”梁昌洪说,2018年的贺卡,在元旦之前已经送出。

梁昌洪设计的贺卡,不仅生动有趣而且紧扣时代主题,富有哲理性。2011年兔年春节,他画了一个面带微笑的“兔耳手势”;2015年贺卡主题是“Sheep羊得e”;2017年春节恰逢鸡年,贺年卡手绘以鸡为主题,寓意“和谐家庭”与“公母平等”。

吴边说,他读研时就曾收到梁老师的手绘贺卡,如今已经收藏了一轮。“许多人习惯于新年发短信祝福,而老师喜欢手绘贺卡。他每次都会构思很久才下笔,这也是他的一种情怀。”

梁昌洪说

“教学就怕认真二字,教师为一堂课付出了多少心血,就能在学生的成长上看到多少回报。”

“史学大师陈寅恪在学术研究中坚持‘书中有的不讲’,别人讲过的不讲,自己讲过的也不讲’的‘三不讲’原则,我比不上他,我只能要求自己每门课都认真准备,讲之前都重新备课,每次都力争有新内容、新思想。”

出品:南都采编指挥中心

统筹:南都人物新闻工作室

主持:胡群芳

bwin必赢,采写:南都记者 刘苗

(西安电子科技大学供图)

编辑: 林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