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米兰,出生在一个铁匠世家,一出生便奠定了我这一世的宿命–打铁。铁匠一般给人的印象是身材魁梧有力,而我生来体格矮小,身体单薄,胳膊就好像纤细的小树枝,来一阵风就能把我吹到天上。每当我说我是一个小铁匠,别人总以为我是在开玩笑。我的家虽然不是很有钱,但由于祖祖辈辈相传的手艺,也能达到吃喝不愁。读书?开什么玩笑,真正能让我再这个乱世活下来的还是一门实实在在的手艺活。在我16岁的那年,父亲已经把他大部分的打铁技巧传给了我,而我决定趁着父亲正值壮年,而我也还年轻,就先出去游荡几年,等时候差不多再回来接父亲的班。就这样,我从这个不知名的小镇开往了我父亲常说的那个大城市–和我同名的,米兰。



父亲常说,我们的祖上是米兰的第一打铁大户,甚至为帝国皇帝亲自打造过他的佩剑,在那个年代,我们米家出品必为精品,我们打造的铁器风行一时,有价无市。至于我们家族为什么从那样的豪门而沦落到现在的小村庄,父亲也不清楚,想来那也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至于米兰,父亲一直想去那里看看,但由于爷爷的过早离世,父亲像我这么大的时候便要撑起这个家,故而没能成行,而米兰就成了他心中的一个梦,所以他把这份希望寄托在了他的儿子身上,甚至给自己的儿子起的名字为米兰。

《我的战争》目录


《我的战争》目录


虽然距离上次战争已经过去了上千年,但从流传下来的故事中依然可以想象出那次战争的惨烈。我所在的小镇位于科尔帝国的东部,而科尔帝国有多大,周围又有什么,我的父亲也不知道。只是听说百年前的那场战争参与的双方不是人类与人类的战争,更类似于人类和一种未知族群的战争。他们身形高大,长着獠牙,像野兽又像人类,他们力大无穷,一个怪物甚至能连根拔起一颗几十年的大树。这场战争我们付出的代价是惨烈的,实力上的悬殊差距使得人类一度被逼到了灭亡的边缘。在战争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这些兽人们突然腿却了,如潮水般席卷而来,又如潮水般离开。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也没有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们知道的只有,人类得救了。传说战争之前的大地,鸟语花香,世间过得安定和谐,没有人崇尚武力,大家都更加专注于耕种、文化之道,直到那些怪物突然出现打破了原有的宁静。饱受摧残、经历了无数死亡磨难的人类开始重视发展武力,人们逐渐开始崇尚暴力,没有人知道那些家伙会不会再回来,也没有人知道那些家伙什么时候再回来,我们能够做的,只有武装好自己,严阵以待。时间如流水,会冲淡一切,而千年前的那场战争,也早已成了传说中的故事,新生的人类只是把它当成老一辈流传下来的故事,而没有了敬畏感。不过庆幸的是,人们对于武力的崇尚甚至是狂热保留了下来。待续···

上一章:我的战争2


图片 1

图片来自网络

到了米兰我才知道,他们所说的大城市是什么意思。米兰城背靠一座高耸的大山,整个城市依山而建,称重的建筑用厚厚的石头堆砌而成,看起来恢弘大气,但给人的感觉却是冷冰冰的。高高的城墙一眼望不到边,城墙大门旁驻守着全副武装的士兵,不时对进出城门路人进行盘查,好像在时刻防备着可能随时可能到来的战争。

我们并没有进入米兰城,而是在城墙外的一个小镇上住了下来。安定下来后,安德鲁大叔干起了他的老本行,继续做起了铁匠。见到安德鲁大叔打造出的铁器之后,我才明白为什么小小提起他的父亲是铁匠时会感到如此骄傲。一般的铁匠身材壮硕,孔武有力,击打铁器时,手中的铁锤高高的扬起,然后用力砸下,叮当叮当的声音不绝于耳。而安德鲁大叔打铁时除了给人一种尽情挥洒暴力的爽快之时,又多了一种特殊的美感,一种无法用语言描述的暴力美学。而他打造出来的铁器,成型后质地均匀,没有一丝毛疵,很少有其他铁匠能把铁器打造到这种程度。良好的手艺和低廉的价格使得安德鲁大叔在附近的名声渐涨,慢慢的越来越多的人到安德鲁大叔的铁匠铺定制铁器。

虽然安德鲁大叔越来越忙,但我和小小依然悠闲,我们每天都到镇子外的田野里桌蜻蜓,采野花,爬到树上摘果子,过得好不自在。几年的时间就在这种悠闲的状态中飞快地过去了,转眼间我19岁了,小小也已经17。虽然这些年的相处,我早就把安德鲁大叔和小小当成了自己的家人,但始终没有告诉他们我的身世,毕竟我本不该存在于这个世界。在我15岁的时候,安德鲁大叔也慢慢开始教我铁匠的技艺,这几年的时间把所有的打铁技巧全都传给了我,感受得到,他已经把我当成了他的儿子。

这几年发生了几场战争,既有人类帝国之间的相互侵略,也有人类同兽人之间的战争,虽然没有波及到我们这里,但兽人侵略的方向已经渐渐地瞄准了科尔帝国,大家的心也越绷越紧,不知道战争会在哪一天突然来临。


图片 2

图片来自网络

连着下了几天春雨之后,天终于放晴了,我拉着小小去了野外。空气中散发着青草的香味儿,耳边不是传来阵阵鸟鸣,我和小小躺在一片草地上,阳光照在身上暖暖的,好想时间就这么静止,永远牵着小小的手不放开。现在的生活看起来是那么的美好、安逸,但谁能想到,几年之后,现在经历的一切都仿佛是一场不曾经历的梦。


我和小小一直在外面闲逛到太阳落山,当我们手牵手从野外回家时,迎面碰到镇子上的几个混混。“呦!这不是安铁匠家的大少爷和宝贝女儿么,不好好呆在家里打铁,啧啧,跑出来偷情啊!”他刚说完,那群混混哈哈大笑。说话的这个混蛋名字叫加罗,他的父亲是镇子上的另一名铁匠,本来镇上只有他们一家铁匠,日子过的也很富足,但我们来了以后,去他们家购买铁器的人越来越少,日子过的大不如前,而加罗他们一家因此而憎恨我们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滚开,不要来招惹我们!”我冷冷的啐道。

“哎呦喂,还凶的很,怎么,在女人面前逞英雄啊!”加罗又怪里怪气的叫了起来。以前有一次,这小子挑衅我,被揍得够呛,从此再也不敢来招惹我,难得看到他那边人多,有了给他撑腰的,便又开始显出一副小人模样。

“我再说一遍,不想挨揍的话,就滚开!”对付这种小人,坚决不能露怯,不然他们会爬到你的头上撒尿。“哎呦喂,兄弟,很嚣张啊,跪下给我们道歉可以考虑放你俩过去!”加罗身边的通话开始帮腔了,毕竟他们有七八个人,而这边能打的只有我一个。我没有回答他,拉着小小直直向前走,却被他们挡了回来。

“让开!”我的心一沉,打架的话,我并不怕,毕竟我的身体还是要稍好于人类,但是今天不行,我不能让小小受到伤害。“哎呀,刚说的你没听到吗?跪下道歉,我们可以放你过去。”加罗越来越得意,边说边伸手拍了拍我的脸颊。我实在压抑不住心中的火气,加罗的手还没有收回来,“啪”的一声脆响,一个耳光抽在了他的脸上。

“艾刚,咱们怎么能忍受这样的侮辱,不用管我,狠狠地揍他们!”小小收回自己的手,狠狠地说道。

“啊!居然敢打我,兄弟们揍他们,女孩也不要放过!”加罗捂着自己的半边脸,怒吼。而他还没有吼完,脸上便接了重重的一拳,身子向后飞去的同时,一颗牙齿也从嘴里飞了出来。

在故事里,坏人往往死于话多,加罗再一次印证了这条亘古不变的真理。


待续···


于无戒日更挑战营第十日

上章内容  我的战争1


图片 3

图片来自网络

“爸爸,爸爸!他醒了,你快来呀!”一个声音突兀地在我身边响起,吓得我紧紧地抱住自己怀里的被子。定睛一看,才注意到原来这是一个和我年纪差不多大小女孩的声音。她算不上漂亮,但有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冲我一眨一眨的,好像夜晚的星星。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到母亲之外的人类女孩子,一时间竟看得呆了。

看到我这么直直地盯着她,小女孩脸微微红了一下,然后撅着小嘴道,“你怎么这么没有礼貌,哪有这样盯着人家女孩子看的!”话音未落,车后的帘子被拉了起来,一个看起来微胖却又很精干的人类大叔探进头来,“小小,怎么能这么说话呢!”然后盯着我说道“呦,小家伙,恢复的挺快的嘛,我和小小发现你的时候,你在雨中淋着昏迷不醒,浑身滚烫,虽然我们已经给你服过药,但也没想到你能这么快醒过来!你是谁家的小孩子,没事跑到蒙洛荒原去干什么?”

大叔的这番话让我想起了我的父亲和母亲,如果他们还在的话,也该这般对我吧。我微微低着头,咬着牙,又紧紧地裹了裹身上的被子,努力不让眼泪流出来。大叔好像看出了我心里的想法,叹了口气说道,“罢了,看来也是个无家可归的孩子,这该死的战争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啊!小小,好好照顾他,有什么事再叫我。”说罢,他便落下车帘,坐到前面,赶着马车继续前行了、

“嗨,我叫小小,小大人的小小,你叫什么名字?”名字,我的名字?母亲说过,绝不能轻信任何人类和兽人,虽然看上去是他们救了我,但谁知道他们又是什么人呢?“艾冈!”我随口编了个名字。因为从小便向母亲学习人类语言,和父亲学习兽人语言,所以我和人类交谈没有任何障碍。“外面的是我爸爸,他叫安德鲁,我们要搬到米兰去,你的家在哪里呢?”本来我没想过要回答她,但看到那双亮闪闪的大眼睛,还是忍不住开口了。“我–没有家,我的家中只剩下我自己了···”“啊!”小小惊讶道,“对不起···我没想到你的身世···如果你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去的话,不如跟我们在一起好了,我爸爸可是个很厉害的铁匠!”刚刚还是伤感的样子,但一提到他的爸爸,转眼间脸上又写满了骄傲。真是个可爱的女孩子,我心理轻叹了一口气,并没有说话。

安德鲁大叔真的是一个很好的人,对我这个来路不明的家伙也非常地照顾,经过几天的相处,我把我以前的经历也七七八八的告诉了他,父亲的失踪也如实说了,当然并没有告诉他我的父亲是个兽人,所以他一直以为我的父亲是外出捕猎时被游荡的兽人抓走了。从安德鲁大叔的口中我了解到,原来我们所在的蒙洛荒原位于人类的科尔帝国和兽人领地西北的交界处,因为过于贫瘠,所以无论人类还是兽人都少有人到达那里。当然,从下在那里长大的我从来都不知道贫瘠是什么样子,因为那里才是我的家,是我的天堂。在路上,我一度产生了离开的想法,毕竟他们是人类,我不能相信他们。但每当我下定决心离开时,又总会对他们产生依恋,就像对我的父母一样···就在这种迷恋和纠结的感觉中,不知不觉我们到了米兰。

一路中我从安德鲁大叔那里了解到了很多从来没听父母说过的事情,比如人类的数量和领地其实远远大于兽人,如过人类能够团结一心,恐怕这世上早已没有兽人的立足之地。无奈,人类往往各自为战,当兽人集结去攻击一个人类国家时,其他的国家往往不仅不派人支援,反而会趁火打劫,为自己的国家侵占更多领土。


待续


无戒日更挑战营第九日

无戒21天日更挑战营第五天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