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家族地外、一滩鲜血触目惊心、众人恍若如梦“帝国双瞳之一、今日便般死了?死了?”

   

      人命贱之如蚁、俗情浅之如雾。

      “轰”

     
三道狮首通体金黄、嘴角流着不知名的绿色液体、一股如腐烂橘子的气味蔓延开来。

      在世俗之上、何人敢直问苍天。

   
王熊身体被一股力量禁锢之下、被飞掠而来的铁穆正面一掌拍飞、化做一截木头掉在地上。

     
“吼”一道狮王怒吼、气浪如涟漪猛然扩散开来、三道狮首化作三头猛狮便扑身而去。

       
“我爹乃当朝首辅、权侵朝野、四海之内皆应臣服、小小王家胆敢忏逆、当真作死”

    “替身术?木头人、怒啊!”

     
“轴、枪出如龙”铁凡持枪腾空而起、凌空刺出数枪、一脚踏在一头狮首之上刺入另一头狮身。

          “铁凡、我命你率五万铁骑踏平王家、提王项人头来见我!!!”

   
铁穆猛然惊厥、暴怒嘶吼、整个人身上的杀气吹的战袍猎猎作响、连连吼道“死啊、全部给我去死!”

      “砰”一头猛狮回头死死咬住枪身、铁凡回抽发现竟纹丝不动。

          …………

   
他神色狰狞、无数灵气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一道器蕴古音荡漾开来、震的王家众人心脏狂跳“王家不二枪!!!”

    “不好”他内心一震、急忙回头、只见王熊腾空一斧举起、便要直斩而下。

       
石狮端坐、石坊山门矗立、位于云颠之上。铁骑飞突山林微震、惊起林中候鸟、引起野兽逃窜、刹气如同潮水袭卷开来。

      “十二天军、给我铲平王家”

     
“转、九转回头”铁凡猛握枪身、人枪凌空翻滚搅碎猛狮牙齿、回首一记横扫化作气浪扩散而去、便又落回马身。

          春草折败、铁骑所过之处、一片狼藉尤如蝗虫过境。

        十二道恐怖气息手持长枪从军队中站了出来、朝王家众人飞掠而去。

     
“漠鹰、乘风欲决”王熊突然大吼一声、身后化出一头大漠苍鹰、嗜血双眸逐渐凝实、双翅展开投下大片阴影。

铁凡、秦国镇国将军铁穆之子、承其父一身惊天修为、被秦军尊为军中之神、是秦国军方标志人之一。而其身后铁骑、便是令齐国闻风丧胆的秦国铁家重甲铁骑、每位都是以一敌百的好手、加上由铸造大师特造的罗铁兵甲乃是横扫世俗一切力量的存在。

        “杀”、铁穆大呼一声、五万铁家重骑朝着王家族地冲去。

      “凡儿小心!!”铁穆突然大喝一声、苍鹰身形微滞、很快便又扑了上去。

群山万壑间、山门林立、王家主殿内、人影绰动。高台上、一道紫色袍衫端坐其上、微阖双目、静坐吐纳神色安详。

       
五万铁家重骑瞬间分开、成漏斗之势层层推进、联手布下解陨斧形阵、四周景象一下模糊起来、随后无数金光点点涌现而出、凝聚成二面铜墙铁壁、往王家众人压了过去。

         
“破、鬼魅魍魉”铁凡气息徒然一变、枪身隐约有龙形浮现、紧握间枪威不断暴涨、瞬间飞掠而起人枪归一。

只见殿门外、一名探子手神色慌张、极步而入、向高台叩道:“弟子探明、重甲铁骑五万以过雁峰将入荆门”探子手拜身高台、朗声禀报。

       
王家众人纷纷脸色大变、唯有王宁依旧面色淡然、丝毫没有面对强敌而自己是身处弱势一方的觉悟。

     
铁家纵横秦国军队无双、靠的便是这六式星陨决、破式虽不是此武技的极式、却也是可比肩平常武技极式的存在。

大殿高台下、一名身着黄色绸衣的直系弟子猛然站起身来、怒道:“区区三万铁甲重骑、便扬言灭我王家、俞子明你欺人太甚”

     
王宁缓缓说道:“帝国军神、皇城十二天军、罗冲结连大人、力量加速度再加防御。秦王面对一个赵国、只派十二天军中的十人与十五万普通士兵、而今对率土之滨的王家却派出十万重甲铁骑与帝国三重天”

       
红龙赤焰马咆哮一声、枪尖转瞬间刺在斧首在上、两位秦国小辈争锋相对、四目交接一瞬间便又错开身来、弥起漫天沙尘。

黄绸直系弟子身旁一人附议、不屑道: 
“大哥说的对!别说区区五万!哪怕五十万我们王家也让他们有来无回”

        “难道秦王就这么想铲除我?”

       
铁凡眼中闪过一丝厉色、虽然他惧怕杀王熊所引发一系列影响、但是王熊的武道天赋早以令他杀意大起。

“俞子明十足纨绔、想要静儿下嫁给他、他也不瞧瞧自己什么德行!! ”

       
他刚说完、众人还来不及思考他言中之意时、一道轻轻冰破之声响起、天幕如薄冰碎裂开来。

       
就在此时、铁凡想要再次出手、突然身子一凝、刚刚抬起的手臂急忙横扫侧挡、因为他猛然察觉到了一股杀气、不知何时苍鹰出现在身侧。

“静儿婚事陛下都未曾表态、他便扬言灭我王家、莫非以为这大秦天下是他俞家的不成”

     
随后一位持拐老者、一道道铁骑出现在长空、声势浩荡如神兵天将一般、竟比地面五万重甲铁骑还要恐怖。

     
一道狂霸无匹的气息从天而落、一头苍鹰俯身而下、凌厉如剑、啄在铁凡身上、猛然展翅一扑。

…………  “大家安静!”

      “凤凰国的五万血战铁骑???”

      “噗!”

高台上忽然传来一声轻喝、声音不大却蕴含威严、众人抬头发现、不知何时家主王项以经睁开双眼、如炬双眼横扫而下。黄绸直系第子等人见状赶忙退回位置、主殿顿时安静了下来。

     
王家众人一颗心直接沉入深渊、如此阵容拿来铲除秦国四大家族都是绰绰有余、单单拿来对付王家的话不过是探馕取物而已。

      铁凡垂手长枪插地、腰间显出森森白骨、鲜血流淌一地、脸色苍白如纸。

王项眼神由近而远横扫开来、最终停在旁系队伍中、他突然朝着一位灰袍少年问道:“王宁、你认为此事如何化解?”

     
黄衫直系弟子满身是汗、艰难的望向王宁、内心恐惧无比“疯子、绝对是疯子、你即然早以知道帝国派出如此阵容还敢设计斩杀铁凡”

     
“蛟首吞天甲被瞬间刺破……难道……”他内心大骇不已、本以为王家再如何强势、也不可能对他下杀手、现在父亲便在身后、王家依然不惧斩他于马下、显然是以做好了面对铁家、面对秦王的准备。

旁系众人主动空出一条通道、一位衣着朴素的少年在众人瞩目下、淡然道:“弟子认为、俞子明身为首辅长子、却能调动帝国重甲铁骑、倘若我们冒然斩杀帝国重甲铁骑、便是触之秦国大律、接下来怕是会有更大的风暴等着王家”

         
“难道你不知道铁穆视子如命?铁凡死于王家之手、王家将要万劫不复?”

        “父亲保重、孩儿……”

“倘若单单击退重甲铁骑、王家声威必受影响!再下一步、王家定会陷入被动之中、到时泥牛沉海再无回天之力。”王宁话罢起礼、便退回了位置。

           
王项通体寒彻、体内灵气不可抑制的毫无规则乱窜、要是他先前便知长空内藏有五万血战铁骑与罗门长老
、他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挡下铁穆那弯月化形一斩。

       
“坚子尔敢”铁穆突然大呼一声、一股杀气化作弯月凌空直斩而去、身形暴掠而去。

直系队伍中、一名虎背熊腰的大汉晃晃了满身肌肉、不解道 “小子
、你这说了一通、并未说如何退敌啊?你可知大敌以入雁峰将到山门前?”

            “通通给我死啊!”

          “砰!”

“是啊、你可有御敌之策?虽说王家不惧任何外来势力、但也不能落了王家的威风”

         
铁穆怒吼一声、无尽悲愤与杀意让他几乎癫狂、手中的不二枪似乎感知到持枪人的痛楚、散发出强大的气罡。铁穆持枪横扫开来、王家数百名弟子瞬间化着齑粉。

         
弯月被一股力量激散、王熊狮斧直斩而下、如屠猪宰狗般削去了铁凡头颅、尸首血流如柱染红大地。

主殿内、一片议论之声响起、众人纷纷发言表态、皆是王家不惧任何势力之言。

         
不二枪在手中疯狂吸收着他身上的力量、化作一条条咆哮的怒龙、疯狂的在王家人群炸裂开来。

          铁凡尸身手握长枪而不倒、五铁家重骑睚眦必裂、齐声道“将军”

高台上、王项一身深色紫袍、上绣一幅麒麟踏天图、无风自展霸气异常。

       
长空之上、王项的脸孔因恐惧都扭曲了起来、却依然强压内心恐惧与气息絮乱、同家族众高层向战场掠去。

            皇城、李家、 一座闲亭、一方石桌、二位老者。

他向虎背熊腰的大汉道:“你认为他说无用!那你说可如何应对?”

         
王熊手持三狮斧静立于王宁身后、平淡的眸子看着众人冲入战场、没有表现出丝毫畏惧铁穆报复的表情。

          王静乃王沧之女、渝子明他也敢妄想。

虎背熊腰的大汉面露喜色、猛然站起身来、开口道:“区区五万铁骑来犯何需众人谋划”

         
“一个生在秦国二十多岁的武者斩杀帝国双曈之一、再如淡然也不可能这般心若止心”

        颜如玉、王沧。

他双手抱掌、俯身请命道: 
“第子愿率五万内门第子出山迎敌、势必杀他个片甲不留 !!!

       
持拐老者踩着洁白的云雾、凌空持拐缓缓的走了过来、他一身灰袍似乎如打翻的染料瓶、瞬间将整个天空都染上了灰色。

        君子世无双、陌上人如玉。

虎背熊腰的大汉话音刚落、身后便传来一道讥讽声: 
“哈哈!五万内门第子?你去?可是去送死!!!”

         
他脸上却是一抹落寞之色、长叹道:“当年我有幸曾与宁允兄讨论结灵之术三天三夜受益良多、想不到再回旧地、却不故人”

       
“当年若不是王沧与颜如玉游玩途经北塞、现在哪还有大秦帝国与铁穆大将军”

众人皆是一惊、何人吃了熊心豹胆敢当众讥讽王家无敌熊、待看清楚那人的样貌时、众人皆是脸色大变。虎背熊腰的大汉皱眉喝道:“小子、何事可笑?”

          “不过还再能见故人之后、这趟秦国倒也不白来”

        “呵呵、人生无常以怨报德、世间常有、不足为哉!!”

王宁向前踏出一步、气势变得凌厉起来、开口道: 
“王熊、你冒然请命、可知那领军者为何人?此战关系王家生死、岂犹你意气而为!

       
王熊大惊、先前的淡然早以不复在、此人站在身前竟如同无物、若非亲眼所见、自己怕是不能察觉此人丝毫踪迹。

       
“你说秦王对付了王家、是不是便来对付你我二家了呢?毕竟你我两家合作有着并不弱于王家的力量啊、秦王可不会放心”

亚洲必赢,黄绸直系弟子大为吃惊道:“何人来犯我王家无敌熊不可敌??莫不成是那镇国将军铁穆不成?

       
他慌忙上前挡在王宁身前、警惕道:“你这凤凰国老头、跑到我秦国来胡说八道什么”

       
“而且当年神玉扇一案若不是你郭家力挺王家、他们王家又怎能全身而退”

“既便铁穆亲至也不可能威胁到王家啊、要知道王家可是秦国第一大家族啊”

          “莫非你也成了秦王走狗?成为虎牢大军中的一员?”

         
李家内阁落地亭中、李家家主李冲与郭家家主郭嘉下棋的同时讨论着王都现况、皆是眉头紧锁、面色沉凝。

王熊将眉头皱成一团、疑惑道:“且不说铁家重骑直属陛下、俞子明何德何能调动帝国铁家密军!再者铁穆早在三个月前出兵西塞、怎会此时在国都出现?”

         
“走狗?哈哈、我与秦王不过是各取所需、倒没有你说的这般不堪、再说胡说、那你可知身后是谁?”持拐老者倒也不生气、反而哈哈大笑了起来。

       
“唇亡齿寒、王家若倒下、首当其冲必是你我二家、当年洛河一案、你李家背后的小动作、真以为能骗过天下人?骗过秦王?你此时还想拉我郭家下水自己独善其身?未免有些想太多了”

“铁家军除外、余下五军皆是杂鱼、何人领军我不可战胜?”

         
他盯着王宁笑了一会、这才接着道:“宁家先天至宝可在宁公子身上?宁无双公子莫非以为改变容貌与姓名便可瞒天过海?然后再卧新尝胆数十年、再来复仇屠你满门之人?”

       
郭嘉拈子落盘、显然这样当面揭穿李家这点小心思、他很高兴“哈哈、困兽犹斗、残喘之棋”。那一子敲在绝妙之处、红棋尽数被围、黑棋一环又连一环步步紧逼。

在秦国人眼中、秦国铁甲分为三种、一为匪犯结合的虎牢大军、二为皇室五姓金田展庙雷、三为势不可挡的铁家密军、而王熊所言五军便是皇室五姓军。

        王宁静立长空嘴角蓄着冷笑、似乎不为所动、。

      “独善其身?我李家与王家早以绑在一起、若我无意又怎会与你会面”

黄衫直系弟子猛然回过神来、向那退到一旁的探子手问道: 
“探子手、先前看你神色慌张、挂旗之上可是“铁”字?”

      他颔首道:“不错、我的确不王家之人、我真实身份是宁允之子、宁无双” 

        “再说今日、我们只谈风雅、不谈军政”

众人眼皮一跳、皆是转头望了过去、一副恨不得活吞了探子手的模样。“该死的、这么重要的情报你都不报、要你何用”

       
这句话如同巨石投入湖泊、惊起巨大涟漪、整个王家高层亲耳听见、无不大骇。

       
李冲突间然眉头大展、拂须大笑道“几日前与王宁小友下棋、他曾说若有人封天锁地、让你无处逢生、你便不用去想如何绝处逢生、你让他吃的高兴即可”

探子手脸色恐惧、艰难吐出二字:“铁 凡”

      黄衫直系弟子更是呆若木鸡、彻底石化。

        话罢、他一子敲下、红棋围栏里再多一子、无异如虎口送子。

“嗞~”

       
郭嘉摇头道“不对!不对!王宁小友才智无双、绝世罕有、但这般下法、老夫还是不敢恭维啊!”

“镇国将军之子军神铁凡!!”

        “既然你送子喂虎、老夫不吃、岂不浪费你一番美意”

虽内心早有不详猜测、但听到探子手说出是铁凡之后、众人皆是浑身哆嗦一下、眼中不屑之色换作深深不安。

      他沉吟片刻、微笑着捡起白棋。

黄衫直系第子哆嗦道:家、家主、五万铁家重甲铁骑是俞子明的意思?……还是陛下的意思?……若无陛下旨意私调铁家秘骑乃叛国大罪、是要诛九族的!

 

……静……大殿顿时静可闻针。

过半响、王宁的声音才再次响起:“俞子明奸淫掳掠、无恶不作却能活到现在、传闻他是陛下与相皇妃私子、现在看来应该是真的了!

“铁凡将到山门、那该如何?”王熊怔怔道。

王宁抬头望向殿外、望着殿外那棵迎风而展的松柏、毫无表情道:“杀铁凡”

三字出、众皆胆寒、家主王项瞳孔骤缩、杀气盎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