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参加【世界华语悬疑文学大赛】征稿活动,本人承诺,文章内容为原创。

图片 1

图片 2


【西游殇】傅人

图片来自网络

01


文/六小麦子

我是魇。

我的推荐书单       【西游殇】目录


半部残卷,一杯香茗,任岁月荏苒,花落成阵,独守一纸墨染,游离在寂寞的边缘,悠然品茗静谧韵味。

在我四岁那年,父亲开始教我巫术。

【上一章】西游殇(41)战雷公电母


昏黄天边,彩霞似火烧,官道旁密林郁郁葱葱,乌鸦啼飞,有些凄凄凉凉。

一所客栈,经营于此,名曰拈花,悟空一行人今夜便在此歇脚。

玄奘神情有些恍惚,似乎思绪穿透了古今。 

悟空等人心中疑虑,究竟是何事,竟然能让玄奘露出这种表情。

“我九世九殇,皆葬于流沙河畔。”玄奘说道。

玄奘本是如来座下弟子,其名金蝉,因窥得天道,不服如来佛法,遂自毁法身,转世为人重新修行。

悟空等人虽然心中惊诧,但细细一想,玄奘九世便只有一人一禅杖,在诸佛的算计下,能走这般遥远,也是极为不易的。

“师傅莫怕,此生有我等在你身边,纵使群魔乱舞,也难有鬼怪伤你一丝一毫。”悟空以为玄奘心中有些恐惧,便这般说道。

玄奘朝着众人一笑,微微摆了摆头,他从悟空的话语中知晓了后者的意思。

“我并非惧怕枉死,只是流沙河中那一生灵心中痴念旺盛,早已成魔,我九世都不得度化于他,现在想起,心中还有些怅然。”

悟空等人默然,玄奘心系天下苍生,立志救助众生脱离苦海,即使斩他九世妖魔不得度化,居然也让他心有愧疚。

“无妨,明日前去流沙河中一观。”八戒眉头一挑这般说道,曾经的天河元帅,还会怕了水中一战不成?

谈话之余,桌上的素菜斋饭已经寥寥无几,众人茶足饭饱,便讨了一间客房休息了。

此夜清风徐来,枝叶互相拍打着,月明星稀,夜色甚好,就是有几道乌鸦的沙哑鸣叫毁了这静谧的气氛。

悟空有些嫌弃地一转身,将两把椅子并在一起当作床铺,躺了上去。

玄奘等人眉心中带着笑意,这悟空虽然早已经成道,但还是猴性不改,相继无言,几多时日赶路,甚是困乏,都早早就休息了。

此时正值夜半,明月高悬于头顶,本是生灵熟睡的时刻,客栈此处却出现了一道鬼魅的身影。

一个黑衣人,从黑暗中翻身而出,落地居然不带一丝声响,随后迅速起身而上,攀爬于客栈的栏杆之上。

其动作轻盈,行云流水,不发出丝毫的响动,触地轻如鸿毛。

转眼间便来到了悟空等人所住的客房之外。

黑衣人手腕一翻,拿出了一个细小竹筒,其端部削的锐利,使其将纱窗扎破,向里面开始吹气。

从里面观望,细小竹筒中竟然散发出一缕一缕的白色烟雾,很快便融进空气中消散不见了,这是迷魂烟,平常人吸进一缕,便足矣使其昏睡一个昼夜了。

人间小贼惯用手段罢了,那到底是何人要对悟空等人出手?

熟睡中的悟空八戒平常对妖魔鬼怪的气息十分敏感,对凡人倒是掉以轻心了,不过为了不引起嫌疑,龙马此时是在停在外面的。

龙马传音给悟空,告知悟空有人对他们不利,悟空猛然起身,却也惊醒八戒,想要一掌轰碎纱窗,看看到底是何人这般不长眼色。

结果悟空一运体内灵气,却发现灵气都如同干涸了一般,且仅有的灵气都在倒转,突然八戒脚下一软,只听得普通一声便倒地,失去了意识。

悟空心中一惊,凡间的迷烟对自己和八戒根本不管用,问题究竟出在了哪里?

他低吼一声,一脚踢碎纱窗,悟空知晓自己的灵气所剩无几,便使尽浑身力气向黑衣人探了一掌,劲风掠过,却带起一条黑色布料。

黑衣人蒙面的布料被悟空的掌风刮起,露出了一张绝美的容颜,悟空惊讶,这位女子赫然便是客栈的老板娘?!

“不好,是那顿斋饭?”悟空虽然知道了缘由,但眼睛一黑便也昏死过去了过去。

悟空昏昏沉沉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他意识中知晓,是中了化灵散,一种专门对付修道者的药物,中此诡毒,虽不会有遭到伤害,但是灵气却会短暂时间干涸,导致修道者无法动弹。

悟空挣扎了一下,发现身体周遭都被铁链捆绑着,他叫醒八戒,运转了一下灵气之后,发现已经恢复如常了。

“老板娘,他二人好像已经醒了。”

窗外隐隐约约传来了店小二的声音。

‘哐’地一声,门被一脚踹开,俏美人老板娘已经换回了往常的服饰,只是此时手中却是拿着一把三尺利剑,身后跟着两个大汉,一人手持板斧,一人手拿朴刀,昨晚接待的店小二就在其中。

悟空与八戒相视一眼,心中冷笑,看来遇到了黑店呐!

老板娘还未说话,店小二与另一个大汉却说话了。 

“此树是我栽,此屋是我盖。”

“想获自由身,留下卖命财。”

两人一唱一和,明显是赤裸裸的威胁,但悟空和八戒却是突然捧腹大笑。

可笑可笑,一介凡夫俗子居然同时威胁了一代花果山美猴妖王,和昔日的天河元帅。

两人突然气势爆发,身上的铁链就如同泥做的一般被挣裂落在地上。

那两人噔噔后退,用看怪物的眼神看着悟空二人,老板娘也是素手捂着嘴,惊呼一声。

“说,将我师傅关在何处?”八戒单手抓着店小二衣领,将其离地提起,冷声说道。

自从悟空清醒之后,发现自己与八戒还在之前的客房之中,玄奘却是不见了踪迹,两人皆是搜索玄奘气机,发现玄奘已然不在客栈之内。

手中利剑挥起,就刺向悟空咽喉,观其身影老板娘也是习武之人。

“砰”地一声,击起些许火花,悟空并未阻挡刺向咽喉之剑,他一把攥住老板娘的手腕,用咽喉猛然顶向利剑。

利剑猛然断裂成几段,落在地上发出铿锵之音。

“要么告知我师傅的下落,要么我把他二人全部变作断剑!”悟空紧紧攥住老板娘的手腕,使其指节发白,悟空这是在告诉老板娘,他并没有开玩笑。

“老板娘快走,不用管我,出来混讲个义字,虽死无憾…啊!”

八戒一手提着店小二的衣领,另一只手猛然探出,捏碎了他的左臂。

“我看看,你还有几根硬骨头!”八戒眼中泛着寒意,探手又捏向了店小二的另一只手臂。

“放手,说,我说…”老板娘突然眼泪夺眶而出,带着哭腔说道。

“他们是无辜的,放开他们我都说。”

“哼!”悟空冷哼一声,手一挥,三人便都瘫软在地上,悟空二人之前气势爆发,定住了小二与另一壮汉的身形。

此时的老板娘再也没有之前的冷冽气势,反而看着悟空的眼神中多了一丝希冀。

“那位僧人被杀生大人掳走了…”


若您喜欢这一章,请点了一个‘喜欢’,谢谢您的鼓励。

(西游殇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不与古今作品相符,如有雷同,你抄我的。)


柔柔的推开月下茜纱轩窗,一缕清风调皮的拂过面颊,惊碎了思绪,伸手,掬起一捧月色柔和,清唱一曲离殇婉约,肠断了谁抚的琴弦?

传说,我的家族所拥有的巫术曾是整个幽冥城上乘的巫术,冥王担心我们的巫术会危及他的地位,在幽冥城建立的时候,冥王就给我的家族下了一个诅咒,那就是——即使我们巫术多么强大,也只能进入到别人的梦里才能将其杀死。

【下一章】西游殇(43)杀生之人


柳絮轻柔风前曼舞如诗,落红低吟缱绻滑过双肩,溅起一泓清泪,氤氲了谁的眼眸?

我的母亲就是因为被下了这样一个诅咒,有天夜里,我的母亲因巫术限制遭人暗杀,我来到母亲身边,俯耳在母亲的口边,母亲用最后一丝力气对我说:魇儿,母亲最舍不下的就是你。

默听花语,兰馨梅幽,群芳妩媚的忧伤物语,嫣红了一季的芳菲;潇潇雨歇,妖娆的彩虹渲染着淡淡清愁,锦瑟年华似这一场烟雨,朦胧了涟漪无数。

幽纪七百三十二年,吸血鬼大举侵犯幽冥城,我站在冥台上,无数的蝙蝠从我的头顶压低飞过,冥台下无数的士兵正在与吸血鬼殊死一搏,我看见吸血鬼嘴里淌着士兵的鲜血,一只吸血鬼狰狞着面目,朝我的方向扑了过来。

红尘有梦,岁月迷离,闲词愁赋难为情,吟断刹那芳华,只落得伤心别有怀抱,幽禁了衣襟沾染的情殇;红颜弹指老,散了芬芳,公子泪如血,痴了流年;胭脂沾染灰,葬了花魂,宝剑折卷刃,断了豪情;情有千千结,化为纸鹤,寄去谁的思念?恨有幽幽殇,化为青灯,彻悟谁的菩提?几度春风花落去,淙淙流水逝缠绵,一种闲愁,一份恬淡,迟暮了岁月光环,幽然如伤!

就在一刹那,一根箭从我的身后疾驰而过,正中吸血鬼的脑袋,我回过头来,看见溅泪手里拿着弓,走了过来。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如倾国,佳人难再得。”微风掠过,吹皱一池的莲瓣,信手采来一枝清荷,献给前世的采莲人,来世的寻寻觅觅,只为唤起你的记忆,延续前世的幽婉缠绵,柔若无骨的霓裳羽衣,再曼舞起满眼的迷离;下一世,我要把你温柔捧在手里,让你在掌心轻舞如燕,摇曳如诗的风姿,绝世而独立的容颜,倾国倾城,仿若跌落人间的仙子,回眸一笑百媚生,醉倒了过客无数,我在花中笑!

溅泪对我说:魇,你快去冥王那里,保护冥王。

紫陌红尘,烟花易冷,听风吟清寒,岁月悠悠,为谁痴迷一生,将往事埋葬,悲伤放逐,编织一曲红颜易逝的挽歌,浅吟轻唱,黯然神伤;如果泪落,就让它慢慢滑过岁月刻痕,麻醉沉寂的哀愁;依稀,谁又与谁相依相偎在年轮,如花美眷,似水流年,谱写着幽美迷离的青葱诗篇,执笔花落,泼墨成殇!

我来到冥王身边,发现冥王已经身负重伤,冥王对王子说:蛊儿,为了你的安全,你必须要暂时离开幽冥城。

彼岸花开,花妍叶落,染红了漫漫黄泉路,上穷碧落下幽冥,奈何桥前,那一碗忘情断爱的孟婆汤,可否不入愁肠,让你把我的容颜深藏,三生石畔籖画未了情缘,期许来生,再续未尽的缱绻缠绵,那时,我在桃花盛开的地方,守候你的翩然归来……

王子说:不,我要跟父亲一起并肩战斗。

倚窗品茗,品岁月的苦涩,品生活的残缺,和淡淡的忧伤滋味;凝眸烟空,花瓣飞舞,扬起思念夜未央,咽一枚记忆苦果,把繁华抛却、快乐收藏,对残月长叹,叹别愁萧萧恨无常,一帘幽梦,心字成灰,满纸相思泪,更诉与谁人听,更有谁人能解?

冥王说:你必须离开,你是我们幽冥城的希望,懂吗?!

然后冥王转过头来对着下面的士兵说:听令!鞠夜、冰瞳、魇、离殇、葬、祭弑、萧、默,你们八人一定要护送王子到达人间!吸血鬼有一个古老的诅咒,就是在人间他们是不能暴露在太阳下面的,这样你们也会安全一些。

我们八人异口同声道:誓死保卫王子!

我望了一眼冥王身边的我的父亲,父亲走过来将我拥抱住,对我说:魇儿,一路小心!

我们几个从幽冥城的地下通道逃了出去,幽暗的隧道里面,我感受的到气氛的凝重,我们每个人都没有说话,因为我们心里知道,尽管外面硝烟弥漫,但对我们八个人而言,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保护王子安全离开这里,黑暗里我隐约看见王子眼里含着的泪水。

我们连夜逃至幽冥城外,头顶上依稀有几只盘桓的蝙蝠,那是吸血鬼放出来的。鞠夜上前一步,从后面拿出几支黑色的羽毛,鞠夜将黑色羽毛朝着蝙蝠的方向扔了过去,一刹那,那几只蝙蝠齐刷刷的落了下来。我们继续赶路,直到第二天早上,我们才来到青城门外,过了这扇门,就是人间了,听说那里的人们不会巫术,我想到了那里,我们应该就安全了吧!

02

这是我第一次来到人间,喧闹的街道,琳琅满目的商品,热情的店小二。一切都显得新奇,而我们每个人心里却丝毫不敢懈怠。葬走过去对王子说:王子,以前我来过人间执行过任务,这里的人类虽不会巫术,但他们有的人心更加叵测,所以我们要当心。

王子说:嗯我知道了。从现在开始,你们每个人不要再称呼我为“王子”了,叫我“蛊”就行。

我们回答王子:遵命!

葬带着我们来到一处客栈,我抬头看了一眼名字——暮云客栈。店小二看见有客人,急忙迎了过来,店小二眼睛稍微打量了一下我们然后开口道“客观几位,打尖还是住店?”

葬说:九位,先给我们上些上好的饭菜,再给我们开五间双人的客房。

店小二听完,开心的应道:好咧,好酒好菜马上就来~

等吃完饭,王子安排冰瞳和离殇两个女孩一间客房,鞠夜和葬一间客房,我和默一间客房,祭弑曾是冥王的贴身护卫,也是我们八个人中巫术最高强的,负责王子安全和王子一间客房,剩余萧自己一人一间客房。

客房在大堂的后面,是一个环形结构,总共两层,在整个环形结构的客房中间有一大片土地,种植着玫瑰花,现在正是玫瑰盛开的季节,花香弥漫了整个客栈,我们的客房都是在二楼,我和默的客房在北边,冰瞳和离殇的客房在我们旁边,王子的客房在我们的对面,剩余两间分别在王子客房的两边。

我打开客房门,发现里面还算比较宽敞,门的对面摆放着茶几,茶几上面还有几束插在瓶子里的玫瑰花,应该是从楼下摘的,房间东西两边的墙边分别有一张木质床。

我和默简单打了招呼之后就躺在床上休息了,默正如他的名字一样是一个不爱说话的人,我则从小失去母爱,性格也比较孤僻,我想这也许就是王子安排我和他一个客房的原因吧。

那天夜里我梦见了我的母亲,梦里的我还是小时候,母亲轻声唤我的名字,魇儿,魇儿,来,让母亲抱抱,我努力迈开自己步伐,可是就在我快跑到母亲身边的时候,突然一把剑从母亲身后刺穿而过,母亲的身体缓缓躺下,我大声呼喊:母亲、母亲……

醒过来的时候,发现是一个噩梦,渐渐舒缓了一口气,客房打开的窗台上不知什么时候卧着一只黑猫,黑猫睁着眼睛一动不动的望着我,我抬头看了它一眼,又看了一眼默的床,发现默不在。

等我进入大堂的时候,看见默已经在吃陪王子吃早餐了。

冰瞳也刚从客房出来,她看见我,跟我打了招呼:早上好。

我说:“早上好”,然后回过头来向王子请安“王子您昨晚睡的还好吗?

王子说:还好。记得叫我蛊。

我稍愣了一下:嗯,蛊。

从王子忧郁的眼神可以猜得出王子还在担心冥王的安全,我又仔细环顾了一圈,发现萧不在。就问大家:怎么不见萧?

葬说:我们奔波了一路,可能萧还在睡。我这就去叫他吃早饭。

不一会儿,从客房里面传来一声尖叫,我心想“不好,出事了”,然后跟大家一起跑了过去。

等我们来到萧的房间时候,看见萧已经躺在了地上,地上还有一片血迹,萧身上深色的长袍已经浸红了颜色。

祭弑仔细检查了一下萧的尸体,发现萧脖子上有被咬过的齿痕。然后祭弑说:可是,昨晚我和王子并没有听见打斗的声音,说明凶手要么巫术十分高强,要么就是萧是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遭人暗算。

王子问大家:昨晚你们谁进过萧的房间?

大家都没有说话。

这个时候店小二闻声赶了过来,店小二一看有人死了,吓得杵在门口打哆嗦,我把店小二从门口拉了进来,问他:“昨晚有没有什么陌生人出入这里?!”

店小二畏畏缩缩的说:没…没有,除了住在这里的客人,没有见其他人啊!

离殇问祭弑:是不是吸血鬼追了过来?

店小二听见“吸血鬼”说道:什么,有鬼?!

祭弑回答:现在还不能确定。

我暗暗观察了每一个人的表情,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走出房间,发现早上那只黑猫也卧在了门外,又四下看了一眼客栈的周围,并未发现什么可疑情况。

03

我们把萧的尸体埋葬在了郊外,那是一片长满玫瑰花的山野,盛开着的玫瑰花一眼望去就是一片花海。王子站在萧的坟前说:萧,一路走好,是我对不起你。

昼起夜伏,伴着月亮的升起,人间的蝙蝠也活动了起来。它们压低飞过客栈的上空,好像那天夜里,幽冥城中古堡上方飞过的无数蝙蝠一样。那一战,不知最终谁输谁赢,冥王和父亲现在还好吗?

我倚在栏杆上,呆呆的看着一楼下面土地上的那片玫瑰花,它们争相鲜艳地绽放着,殊不知开放的愈加鲜艳就会被人越早采摘,也许正如当年因为我们一家的巫术太过高强一样,所以冥王才给我们下了诅咒。

离殇走过来,站在了我旁边,对我说:你觉得人间怎样?

我说:跟我想象的不一样。

离殇又问:你想象的人间是什么样子?

我说:也许…是我们把死亡带来了这里。

晚上吃过晚饭,王子把我们所有人聚集在一起,王子说:现在还不知道萧的死因,如果真的是吸血鬼所为,那么我想我们的行踪已经暴露了,为了以防万一,明早我们启程离开这里,你们大家今晚回去好好准备一下。

我问王子:我们去哪里?

王子说:我已经和葬商量过了,葬来过人间,可以先带我们去一个安全的地方。

然后大家就回去了各自的房间。

回到房间,默问我:魇,你觉得萧是怎么死的?

我思索了一下:现场有血迹,萧脖子上也有咬痕,应该就是吸血鬼所为,可是有一点我不明白,为什么他们知道我们在这里,还不来抓我们呢?难道是因为它们在人间不能白天出没的原因?

默说:我也仔细观察了萧的脖子,咬痕并不算深,完全有可能是有人杀了萧,然后伪造成吸血鬼出现的现场。

我说:你的意思是,怀疑我们这些人中有内鬼?

默说:现在我还不能确定,凭借萧的巫术,就算凶手再厉害,也抵挡的住几招,完全有呼喊求救的机会,可是祭弑说他们在萧的隔壁客房并未听见打斗的痕迹,说明这个人萧认识,但究竟是谁,我还不能确定。

我说:既然你跟我说这些,是因为你已经排除我是凶手的嫌疑了?

默回答:昨晚我睡的浅,你一直都在这里,所以……

我没有再接着回答默,我知道,这个时候如果真的有内鬼的话,那无论我们走到哪里,都是不会安全的。

第二天清晨,那只黑猫的叫声把我从睡梦中拉出来,我看了看默还在睡,轻轻打开窗看见那只黑猫趴在门外,它看了我一眼,然后就跑了。这时从对面客房穿出一声鞠夜的声音“快来人啊!”我连忙喊了一声“默,快走”就跑出去了。

鞠夜说,早上起来就发现葬不对劲,然后走过去推了推他,发现已经没了气息。冰瞳和离殇也赶了过来,冰瞳一走进房屋就说:我闻见有摄魂香的味道。

王子问冰瞳:你确定?

冰瞳从小学习医术,对各种药草及味道都熟悉,说道:我确定,虽然气味已经消散的差不多了,但还是能闻得见。

鞠夜说:昨晚我什么都没听见,难道是因为这摄魂香。

祭弑走上前看了一眼,血迹、齿痕,葬的死法跟萧一样。祭弑说:莫非凶手知道今天葬会带着我们离开,所以就……

王子打断道:在一切未查明之前,还不能妄下结论。

我知道王子是不愿意相信我们这群人里有内鬼,而现在这种情况我们每个人心里也都有了各自的猜疑。

王子接着问:昨晚有谁单独行动过或者离开过房间吗?

大家都回答说没有。

王子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开口道:既然现在葬已经不在了,葬说的那个安全地方我们也就去不成了。如果真的有敌人已经盯上我们的话,想必我们走到哪里都不安全,那么我们就索性留下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但是大家切记,绝不能单独行动,一切小心!

我回过头看见那只黑猫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卧在了葬的客房门口,黑猫的眼睛像是在监视着每个人一样。

我们依然把葬的尸体埋在了郊外那片长满玫瑰花的山野,血红色的玫瑰花正如葬尸体上滴落的鲜血一样,充斥着我们每个人的眼睛,杀戮与死亡仿佛近在咫尺。

回到客栈,我找到店小二问他:客栈里有没有养一只黑色的猫,或是哪位客人带进来的?

店小二说:没有。

也许那只黑猫只是一只流浪猫而已。

04

人间的日子过得很快,伴随着太阳一起一落之间,客栈里的人也来来往往,每天晚上都有人入住进来,每天早上也都有人收拾好包裹离开。葬死后的几日,大家心里都紧绷着一根弦,不知道谁是凶手,又不知道凶手会不会再次行凶。

一天晚上,我独自坐在客栈的房顶,呆呆的天上的月亮,有几只蝙蝠在房顶的周围肆意飞行着,突然它们被一股气流给冲击了下来,落在我的脚下。我回过头去,是离殇。

离殇:一个人在屋顶干什么?

我说:睡不着,就起来看看月亮。

离殇说:以前在幽冥城的时候你也经常这样看月亮吗?

我说:想我母亲的时候,我就会起来看看月亮,听说人死后,会有一缕魂魄飘到月亮那上面去。

离殇坐在了我的旁边,没有再说话。

过了很久,离殇又说:萧死的那天晚上,我看见了鞠夜早上时候一个人从外面回来。

我惊愕道:那萧死的时候,王子问大家有没有进去过萧的房间,你为什么没有说出来?

离殇回答:那个时候我只是看见鞠夜从外面回来,并未看见他有没有进去过萧的房间,也不敢轻易胡言。

我又问:那么鞠夜那天晚上究竟是干什么去了,还有,葬当时为什么没有说鞠夜一个人出去过。

离殇说:你忘了冰瞳在葬的房间里闻见过摄魂香的味道。

我思索了一下:所以你是怀疑鞠夜就是凶手?

离殇说:刚开始我还不确定,但葬死后,我想了想,还是鞠夜的嫌疑最大,你说为什么凶手只杀害了葬,而没有杀害鞠夜呢?

我没有再回答她。

第二天晚上吃饭,大家聚在一起吃饭的时候,我看见离殇不在,就问冰瞳离殇去了哪里,冰瞳说,离殇好像跟鞠夜一起出去了。听到这里,我心想:不好,该不会是……

这时,鞠夜一个人从外面受伤回来了,黑色的长袍上沾有一片片血迹。他开口的第一句话却是:离殇是凶手。

祭弑扶他坐在椅子上,然后王子问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鞠夜说:就是离殇杀了萧和葬,刚才我们一起出去她又想从背后偷袭我,被我识破,然后我们一番血战,终于被我给杀死了。

冰瞳听到这里说:不可能!萧和葬被人杀害的时候,离殇根本没有在场的证据。

鞠夜说:难道你忘了你说的摄魂香吗,也许她就是用摄魂香让你整整一夜都误以为她没有出去过!

冰瞳想再说什么,却又沉默了下来。

而与此同时,我在想:如果离殇真的是凶手的话,那么昨夜离殇又为什么跟我说那些呢?难道是故意混淆我的视线,然后今天打算再对鞠夜下毒手,这样也就能自圆其说。还是……根本就是鞠夜在撒谎,离殇发现了他是凶手,所以鞠夜选择杀人灭口?

这一切就像一个死结一样,就快要解开,而又怎么解都解不开。

不论离殇是不是凶手,我们都找到她的尸体,并把她埋葬在了那片长满玫瑰花的山野之上,我折断一支血红的玫瑰放在了离殇的坟前,然后久久地站在了那里。夕阳西下,衬着夕阳的余晖,这片玫瑰花显得更加娇艳了,就像生前美丽的离殇。

05

我依然会在梦里梦见我的母亲,她慈爱的笑容那么温暖,她总是温柔的唤我的名字,魇儿,快过来,快过来……可是梦里每次我就要伸手去拥抱母亲的时候,母亲都会倒下。

醒来的时候我总是感受到莫大的悲伤,那些悲伤如黑夜般袭来,笼罩在我的世界。这个时候我总是会抬头望向天上的月亮,因为也许,我的母亲这个时候也正在天上望着魇儿。

每天早晨打开窗的时候,那只黑猫总是卧在我的门前,看见我起床,然后“喵”地一声不知逃窜到什么地方去了。

而每次大家聚在一起吃饭的时候,也总有一种压抑的氛围笼罩在我的心里,也许是为死去的萧、葬、还有离殇,也许是看见王子每次紧皱的眉头而不能为其排忧解难。

鞠夜休养了一段日子,身上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一切似乎都回归了一种平静,大家心里紧绷的那根弦也都稍稍放松了些。也许离殇真的是杀害萧和葬的凶手,可是她的目的又是什么呢?但至少,自离殇死后的这一个月以来,没有其他人再遇害。

有天夜里,月亮很圆,月光洒在大地如白昼般明亮。我一个人坐在客栈的房顶看月亮,而楼下的冰瞳也一个人坐在石椅上呆呆的望着月亮,不一会儿,鞠夜从房里走了出来,鞠夜走到冰瞳的身边坐了下来,他们说了些什么,然后鞠夜使用巫术突然变换出无数的黑色羽毛飘洒在空中。

冰瞳抬头看着月光下那些飘着的羽毛,同样用巫术一起幻化出无数的水晶滴落在羽毛上,我坐在房顶,看着他们用巫术幻化出的这个场景,美丽极了。

那天夜里我看着冰瞳和鞠夜回了各自的房间,然后又过了很久才从房顶下来,回到房间,默已经睡了,我轻轻地躺到床上也休息了。

第二天一大早,店小二和几个人在对面吵吵嚷嚷着,我走了过去,看见那只黑猫躺在地上已经死了,嘴角淌着的血也已经变成了黑色。店小二嘴里还嘟囔着:这是哪个人这么狠毒,一只流浪猫也不放过。

可是一瞬间,我就感觉不对,立即推开了黑猫躺在地上挨着的那间客房,也就是鞠夜的房间,可是鞠夜已经没了气息。王子闻讯赶来,看着躺在床上已经死去的鞠夜,久久没有说话。

祭弑检查了鞠夜的尸体,他的嘴里流着血,但脖子上没有咬痕,其他部位也没有发现伤痕,可是鞠夜死亡时的表情明显是想要挣脱什么。

冰瞳说:昨晚我和鞠夜在外面一起赏月待到很晚,回来的时候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所有人站在那间房里,一瞬间,恐惧感再度袭来,因为这只能说明,离殇和鞠夜都不是凶手,而这也就意味着,要么有别的凶手存在,要么凶手就藏匿在我们这些人中。

王子环视了一下我们每个人,然后走了出去,走到门口的时候,王子没有回头,说:把鞠夜跟他们埋葬在一起吧!

我们站在鞠夜的坟前,那片长满玫瑰花的山野,火红的玫瑰花有的花瓣已经开始凋落,冰瞳使用巫术,一下子使地上所有的玫瑰花瓣漂浮在空中,就像昨晚她和鞠夜一起幻化出的那个场景,好美好美……

冰瞳说:昨晚鞠夜告诉我,离开幽冥城的时候他就已经做好了死的准备。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就……

祭弑说:我们一定会找出凶手的!

06

现在我们护送王子的八个人已经只剩下了四个,冰瞳、祭弑、默和我。也许凶手就藏在我们四个人之间,也许真的是吸血鬼所为,因为每次出事都是在夜里。王子叮嘱我们每个人,夜里一定要小心,不要睡得太沉。可即便我们再小心,死亡的味道却是如影如随。

每天清晨醒来的时候总是担心耳边再传来噩耗,而每次打开客房门的时候,总感觉那只黑猫还依稀卧在那里,可再定睛一看的时候,却是什么都没有。

王子开始在房间踱步,原本以为来到人间就安全了,没想到身边的护卫却一个接一个的死去,就算现在离开,可如果找不出凶手,那么危险就一直存在。另一方面,也不知道幽冥城现在怎么样了。

客栈里有人遇害,店小二也开始在私下里胡乱猜测,说有吸血鬼盯上了我们这些人,但为了照顾店里的生意,店小二并不敢对外声张。我们也很少出门,大部分时间都是呆在客房。楼下的那片土地上长着的玫瑰花也开始有花瓣凋落,但是每隔三天,店小二还是会把每间客房里茶几上摆放着的玫瑰花拿走,然后换上一束新的插到瓶里。

有一次吃过晚饭,我和默回到房里休息,我问默:你想幽冥城吗?

默说:我是个孤儿,是师父把我捡到然后抚养我长大的,自师父去世后,我就跟随在冥王身后,已经无牵无挂。

我望着默,他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可是从他的眼神里,可以看得出他背后的那一丝温情,他是想念他的师父的。

而那也是我听见默说的最后一句话。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我喊默起床,他侧躺着并没有回答我。我走过去拍他,却感受到他冰冷的身体,我连忙翻过默的身体,看见他的表情十分痛苦……

祭弑对王子说:我看了一下默的尸体,死法与鞠夜死的时候一样。脖子上没有咬痕,身体上也没有发现伤痕,表情痛苦,嘴里流着血。

我说道:昨晚我和默回来并未发现什么异常,晚上我也没有听见什么动静。

冰瞳接过我的话:好像…还是摄魂香的味道。

王子思索了一下:萧和葬死的时候衣服上都沾有不少血迹,脖子上有咬痕,而鞠夜和默的衣服上却没有发现血迹,也没有咬痕。另外凶手都是在两个人居住的客房里使用了摄魂香,而每次却只杀害一个人……

倘若凶手的最终目的是王子,那么如果祭弑是凶手的话,祭弑跟王子一间客房就有足够的机会杀掉王子,所以可以排除祭弑的嫌疑。可如果冰瞳是凶手的话,她完全可以不说出摄魂香,以此来嫁祸于我,无论怎样,都说不通。

每个人都有嫌疑,每个人也都有排除嫌疑的理由。也许,凶手根本就是其他人。

萧的坟上已经长满了植物,有玫瑰花的花瓣落在他的坟头,我们把默的尸体埋在了他的身边,看着眼前已经凸起的五个小山丘,萧、葬、离殇、鞠夜还有默,每个人心中都堵着一道墙,无法跨越的墙。我们宁愿与吸血鬼拼死在战场,也不愿像现在这样一个接一个不明地死去,可是命运就是这么地捉人。

王子给他们逝去的每个人都敬了一碗酒,酒洒在地上,醉在活着的人心中。

07

等我们从郊外回到客栈的时候,店小二说有人在等我们,我们走过去一看,是溅泪。溅泪看见王子,说:王子,我是冥王派来接您的。

王子看见溅泪,立即问道:我父亲怎么样了?

溅泪说:冥王还好,当日自王子离开幽冥城后,冥王带领我们殊死一搏,终于打退吸血鬼的侵犯,只是冥王诸多的亲卫都在战斗中牺牲了。

我连忙向前走进一步,又问道:溅泪,我父亲还好吗?

溅泪支支吾吾地说:魇,你的父亲…在战斗中为了保护冥王,牺牲了…

听见这个消息,似乎堕入了无尽的深渊,只是感觉自己的身体一直往下坠落、坠落……

王子转过头来对我说:魇,你不要太难过。

溅泪只看见我们几个人,问王子:怎么没看见离殇她们?

溅泪和离殇从小一起长大,亲如姐妹。

王子望着溅泪,欲言又止。

祭弑向前说道:离殇死了,被…鞠夜杀死的…

溅泪惊愕道:怎么回事?!

祭弑就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给溅泪说了一遍。

溅泪听完,眼神里充满了悲伤与惊愕,对王子说:王子,那您更要跟我现在一起回去了!

王子说道:正因为现在这样,我才不能回去,在没查明真相之前,我不能把危险带去父亲身边!

溅泪说:可是……

王子说:这是命令!你先回去把这里的事情禀告父王,更何况,我不能让萧和离殇他们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去。

王子的话明显也是怀疑有内鬼的存在,溅泪想了想,只好应允,当日就又赶了回去。

回到房间,我望着默的床铺,久久地站在那里,想着身边的人一个接一个的离去,殊不知最难过的就是尚且苟活于世的人。

然而,死亡并不会有悲哀,更不会因你的悲哀而心生怜悯。那一夜,死亡的手掌向冰瞳的客房伸去。冰瞳的一声惨叫声打破了深夜的安静,就像从被包裹的黑暗里撕开了一个口子,我是第一个赶到冰瞳的房间,冰瞳还有一丝气息。

我抱着冰瞳的身体:冰瞳,冰瞳……

冰瞳眼神里充满了恐惧,目光努力看向王子,她想说些什么,可最终还是没能说出口,就没了气息。

我慢慢放下冰瞳的身体,祭弑上前一把拽住我胸口的衣服,质问道:是不是你?!是不是你杀了冰瞳?!

我被祭弑的这一举动猝不及防:祭弑,你冷静些!

王子开口道:祭弑,先放开魇。

祭弑望了王子一眼,然后慢慢松开我的衣服。

王子问道:魇,刚才冰瞳惨叫的时候,你怎么会在她的房间?

我回答王子:王子,白天我听见溅泪告知家父不在的消息后,夜里辗转难眠,就一个人在房顶看月亮,黑暗里隐约看见一个身影进了冰瞳客房,我就从房顶下来,没想到刚来到冰瞳客房门口,就听见她的惨叫,我立即推开门,却还是晚了一步……

王子接着问道:你看清那个身影是谁了吗?

我说:没有,像是个男人的身影。奇怪的是,我推开冰瞳房门的时候,却没有发现那个身影。也许,凶手是从窗户逃跑的。

祭弑检查了窗户下面的街巷,并没有什么发现。

第二天,我们把冰瞳埋葬在了那片长满玫瑰花的山野,风吹来的时候,有大片的玫瑰花瓣凋落。曾经站在这里为死去的人幻化出漫天玫瑰花瓣的人,现在也躺在了这片玫瑰花瓣下面。

08

也许,下一个死去的就是我。

也许,死去后就可以与我的父亲母亲相见。

倘若真的是这样,

那么,我希望下一个死去的就是我。

就好像你已经站在了深渊的旁边,突然有一只手把你向前推了一把,从梦里惊醒的时候,窗外晃过纷乱的身影,我推开门,经过的客人大喊:快跑啊!有妖怪啊!

黑暗里,有十几只吸血鬼在房顶飞跃,一名客人被吸血鬼抓住,吸血鬼狰狞着面目,月光下露出来他们嘴里尖锐的獠牙,那名客人在死去的最后一刻,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眼神里充满了恐惧。吸血鬼咬死了那名客人后,嘴里淌着鲜血又扑向了另一名客人,一切就好像回到了幽冥城那一战一样,只是,这里的凡人毫无还手之力。

对面祭弑正和吸血鬼激烈的打斗,我急忙赶到了王子的房间,还好王子没有受伤。祭弑回头看了我一眼,说:魇,你快带王子离开,这里交给我!

我自知我的巫术只能在梦里才能施展开来,现在并帮不上什么忙,更何况王子的安全最重要。我对祭弑说:我带王子在郊外等你!

我和王子从窗户跳了下来,深夜里街巷空无一人,我跟王子一路奔跑着,后面还在传来客栈里吸血鬼歇斯底里的嘶吼声。我和王子来到郊外那片长满玫瑰花的山野,玫瑰花瓣已经凋零的差不多了,偶尔还有几朵含苞待放的玫瑰花,夜里就像熟睡的女子一样静谧的站在那里。

我对王子说:王子,您先待在这,我去接应祭弑。

王子看着我:一定要小心!

等我再返回客栈的时候,天已经微微亮,客栈的门口躺满了吸血鬼的尸体,祭弑也受了重伤。我走过去:祭弑,你怎么样?

祭弑深吸了一口气:我还好,王子怎么样?

我说:王子在郊外等着我们呢,走,我来扶你!

祭弑身上的伤一直在流血,走到快要出城的时候,我们停下来歇息。祭弑慢慢坐下来,终于舒缓了一口气,可就在这时,一把匕首突然深深的刺进了他的心脏。

我把祭弑的尸体,背到了那片玫瑰花的山野。

王子望着死去的祭弑,跪在了地上。我知道他跪的不是祭弑一个人,而是现在躺在这片玫瑰花土地上的七个人。

我对王子说:等我回去赶到客栈的时候,祭弑已经……

王子只是说:我们把他埋葬在这里吧!

风吹过来的时候,最后一片未凋落的玫瑰花瓣也落了。我和王子站在风里,站在凋落的玫瑰花瓣里,一遍遍回忆他们以前的样子……

王子黑色的眸里充满了悲伤与难过,自言自语道:他们都是为我而死。

我看着一脸疲惫的王子,说:王子我们奔波了一夜,你先在这里休息一下,等会我们再赶路。

王子慢慢地闭上了眼睛,也许他只是想尽快忘记悲伤。

09

我是魇。

在我的身上从小就有一个诅咒,那就是——即使我的巫术多么强大,也只能进入到别人的梦里才能杀人。

我的母亲也正是因为这个诅咒而死,所以我想,那个给我的家族下这个诅咒的人同样也该死!

我望着王子沉睡的脸庞,悄悄的进入了他的梦里。

梦里王子还是站在这片长满玫瑰花的山野上,只是满山的玫瑰花正如我们刚来人间的时候一样美丽的绽放着,我慢慢走近王子的身边。

王子回过头来:魇,你怎么在这里?

我冷笑了一声:蛊,难道你还不明白吗?

王子望着我诡异的笑,终于开口道:所以他们……都是你杀的,对吗?

我淡淡的说:也是,也不是。

王子脸上些许疑惑,我继续说道:除了萧和葬,他们是鞠夜杀死的,鞠夜一心想把你活捉交给吸血鬼,这样他就能跟他们谈判成为幽冥城新的城主。说到这里,我要好好谢谢鞠夜呢!如果不是他先杀死了萧和葬,对了还有离殇,我想我是很难把他们一个一个杀死的。

王子脸上露出了一丝悲伤,又问道:所以你是跟鞠夜联手,后来你又把鞠夜杀死了。

我笑着说:你觉得我会和鞠夜一起吗?是离殇告诉我在萧死去的那晚,她看见鞠夜一个人从外面回来,没想到第二天离殇就被鞠夜杀死了。然后我才进入到鞠夜的梦里,把他杀死,并拿走了他的摄魂香。

王子说:那么,你做这些又是为了什么呢?

我看着王子:为了什么!我的家族为你父亲打下天下,立下了汗马功劳,可你父亲却担心我们会危及他的地位,给我的家族下了诅咒。如果不是你父亲的诅咒,我的母亲根本就不会死,如果不是为了保护你父亲,我父亲也不会……

王子打断我:我明白了。所以昨夜那些吸血鬼也是你引来的吧?

我折断一朵玫瑰花拿在了手里:他们并不是我引来的,不过正好帮我解决了祭弑这个麻烦,凭祭弑的巫术,我是很难进入他的梦里的。你知道吗?祭弑并不是吸血鬼杀死的,他虽受了重伤,但不致死,是我用匕首刺进了他的心脏。好了,现在终于轮到你了,我的王子……

最后我把王子的尸体同样埋葬在了那片玫瑰花的土地下面,等来年玫瑰花开的时候,我想这里会再是一片花海,那个时候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已经被活着的人遗忘。

我再次回到了幽冥城,我站在屹立的古堡里,感叹着这里的物是人非。

我对冥王说:你的儿子被我杀死了。

冥王坐在王椅上,诧异地望着我:你,你?!为什么?!

我说:就是因为你给我母亲下的诅咒,她才致死。如果不是你下的诅咒,凭借我母亲的巫术,谁又能杀得死她?

冥王停顿了好久,才又开口道:那你知道究竟是谁杀害了你的母亲吗?

我望着冥王幽深的眼睛:是谁?

冥王:你母亲被杀一直没找到真正的凶手,你以为我没有查明事情的真相吗?那你就错了!是你的父亲告诉我,是你杀死了你自己的亲生母亲!

我愤怒的大吼道:你胡说什么!

冥王接着说道:难道你忘了你小时候刚开始学巫术的时候经常会做噩梦,有一次你在噩梦里醒不来,你的母亲就进入到你的梦里想救你出来,没想到你却在梦里把她杀死了!这是你的父亲告诉我的,也是你的父亲让我对真相保密的!

听到这里,那个我一直在做着的梦似乎渐渐清晰了起来,梦里母亲一直在呼唤着我的名字,魇儿,魇儿,你快过来,我努力地跑过去,却突然一剑刺向了母亲,然后母亲的身体缓缓的倒下。

是我杀死了自己的母亲!

是我杀死了自己的母亲!

整个世界似乎一下子都颠倒了过来,我感觉到整个天晕地旋,我躺在偌大的冥台上,望着头顶的苍穹,似乎有无数的蝙蝠从上面飞过。

我渐渐地闭上眼,也许只有在梦里,我才能忘记这一切。

如果能忘记这一切,我想我不会再醒来。

如果有来生,就让我只做一朵人间的玫瑰花,那么等来年玫瑰花开的季节,我就能长在那片山野,默默地去陪伴。

(完)

【番外篇之一.离殇】

我是离殇。

幽纪七百三十二年,吸血鬼大举侵犯幽冥城,我望着冥台上无数的吸血鬼冲了上来,又有无数的战士倒在了那里。溅泪拿着她的弓站在了冥台上,我多么想能够站到她的身边跟她一起战斗,因为她是我最好的朋友,也是跟我一起从小长大的姐妹。可是冥王派我和其他七人护送王子离开,而这次离开,不知何时我才能与溅泪重逢,我望着溅泪的背影,没有一声道别就走了。

我们保护王子安全到了人间,葬曾经来过人间执行过任务,这里他比较熟悉,而第一次来到人间的我对这里的一切都很稀奇,原来人间的东西是要用银两来换的,我们走在人群里却时时刻刻不敢放松警惕。

后来我们来到了一家客栈——暮云客栈,我们在这里安顿了下来,我和冰瞳住在同一间客房。在人间的第一晚,我就失眠了,不知道溅泪现在怎么样了,也不知道我们要在人间待多久,一夜辗转反侧,天已经微微亮。我起来打开窗,却看见对面鞠夜一个人刚从外面回来,不知道他去哪里了,也没有多想。然而,接下来却传来了萧死去的消息,我们来到萧的房间,除了地上的一片血迹,萧的脖子上还有咬痕,看样子像是吸血鬼所为,大家都很小心翼翼。

可是没想到,一夜之间,又一个人被杀害,葬的死法与萧的死状一样,只是凶手为什么选择葬,他杀害第一个人萧,也许是因为萧一个人住一间客房,可是葬却是昨天决定要带我们去另外一个地方的人,而他却死了,也许这是巧合,可是跟葬住在同一间客房的鞠夜却没被凶手杀害……

那天晚上我把我的怀疑告诉了魇,我不知道我的怀疑是否准确,但我知道,魇一定不是凶手,因为魇只能在梦里杀人。

第二天,我把鞠夜约到了郊外,那片长满玫瑰花的山野。我问鞠夜:萧死的那天晚上,你在哪里?

鞠夜说:我一直都在房间啊!葬知道的!

我说:我明明看见第二天清晨你一个人从外面回来,你去了哪?

鞠夜躲避了我的眼神,望着眼前的玫瑰花没有说话。

我又接着说道:葬第二天本来就要带我们离开,而他却死了,这也许是巧合,也许是凶手就是我们其中的一个人。本来我还不敢确定,但是冰瞳在你和葬的房间闻到了摄魂香的味道,那么凶手既然杀了葬,为什么却没有杀你?!

鞠夜转过头来望着我。

我说:因为你就是凶手,葬之所以为你作证萧死的那晚你哪里也没去,是因为在萧死的时候,你同样给葬使用了摄魂香,对吗?

鞠夜开始大笑:哈哈哈哈,没想到这么快就被你抓到了,既然你今天把我一个人约出来,就说明王子还不知道真相,那你也别想活着回去了!

相比之下,我与鞠夜的巫术相差不到哪里,但是鞠夜最后却使用了摄魂香,我浑身感到无力,倒下的那一刻,我望着头顶被风吹起的玫瑰花瓣,我知道我再也见不到溅泪了。

王子,希望你早日得知真相。

溅泪,没跟你道别,对不起。

【番外篇之二.鞠夜】

我是鞠夜。

幽纪七百三十二年,吸血鬼大举侵犯幽冥城,冥王派我和其他七人一同保护王子安全离开。然后我们就来到了人间,这是我第一次来到人间,这里的一切都还不熟悉,但我想也许我的机会来了。

我们住进了一家客栈,那晚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要知道只要跨出这第一步,我就没有退路了,可是如今局势所迫,冥王想必会大败,如果我能交出王子给吸血鬼,也许我就能成为幽冥城新的城主。最终我还是迈出了这一步,我用摄魂香使葬能够一直沉睡到天亮,又使用巫术幻化出了一只黑色的猫,它可以在我行动的时候在外面替我把风,然后我就进了萧的房间,萧问我找他什么事,我没有说话,趁其不备将他杀死,为了不让自己暴露,我又伪造了吸血鬼所为的咬痕及血迹。

第二天他们发现了萧的尸体,随后王子和葬商量要离开这里去一个新的地方,我想如果离开了这里,那么我成功的机会就会更小。所以那晚我又使用同样的手段将葬杀害,然后又使用摄魂香在自己的房间,这样也许就能减小我的嫌疑。

可是,没有想到的是,有一天离殇把我叫到了郊外,她问我萧死的那天晚上去了哪里,我说我哪里都没去,葬是知道的。但是离殇却紧问不舍,最后我只能将其杀害,并回去说离殇就是杀害萧和葬的凶手,现在她又要杀我……

或许他们多少有些怀疑,但是离殇死了,至少暂时我还不会暴露。

有天夜里我看见冰瞳一个人坐在外面赏月,我就走了出去,坐在了冰瞳的身边,然后我使用巫术在天空中幻化出了无数的黑色羽毛,冰瞳抬头看着这一切,同样使用巫术幻化出来无数的水晶滴落在那些羽毛上面,美丽极了。

那天夜里我和冰瞳很晚才回去睡觉,而那天夜里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里我梦到自己站在那片长满玫瑰花的山野上,眼前是离殇的坟地。

“是你杀了萧和葬,对吗?”一个熟悉的声音从我背后传来,我回过头,看见魇站在我的身后。

我问魇:你怎么在这里?

魇却说道:离殇发现了你,所以你杀了离殇,然后嫁祸给了她。对吗?

我本想反驳,可是魇却接着说:离殇把一切都告诉我了。

我望着魇,知道魇的巫术就是在梦里杀人,而现在就是在我的梦里,所以不敢轻举妄动。我反问道:既然你已经知道了,你想怎么样?

魇说:只是,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笑道:为什么,因为只要交出王子,我就有机会成为幽冥城新的城主,难道这还不够吗!

魇静默了很久,才说了一句:可惜,你没机会了。

倒下的一刻,我仿佛看见漫天飞舞的玫瑰花瓣变成了无数的黑色羽毛,就像那晚在月光下幻化出来的场景一样,美丽极了。

我想,下一世,我一定要成为王……

【番外篇之三.溅泪】

我是溅泪。

幽纪七百三十二年,吸血鬼大举侵犯幽冥城,我望着天空有无数的蝙蝠压低飞过,我站到冥台上用我的弓射死了一个又一个的吸血鬼的脑袋,可是它们还是在不断的涌上来,我四周望去想寻找离殇的踪迹,可是一直没有找到。最后我们退到了大殿的内部,一名护卫才告诉我离殇受命保护王子已经离开了。我不知道这场战役我能否活下来,但是只要离殇还活着,对我而言,就是希望。

从小我就和离殇一起长大,我是个被遗弃的孤儿,是离殇的父亲也就是我的师父把我带了回来,从那开始我就和离殇一起学习巫术,一起吃一起睡,亲如姐妹。后来师父去世了,她就成了我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

那一战,最后是冥王带着我们大家把吸血鬼打败,但是我们也死伤不少,幽冥城可谓是血流成河。

后来冥王派我去人间接应王子回来,我就找到了那家客栈,可是没有想到的是,他们告诉我离殇已经被人杀害,听见这个消息的那一刻,仿佛整个身体被抽空了一样,我知道从此以后在这世上,我就成了一个人。

我让王子跟我一起回去,但是王子怕把危险带到冥王身边,就先让我返回禀告冥王,我也只好应允。

返回幽冥城的路上,我一直沉浸在离殇死去的悲伤中,直到离开了人间快到幽冥城的时候,经过一片荒草,突然从中冒出来十几只吸血鬼。我望着他们,我想也许我是被他们跟踪了,不然昨晚出城的时候,倘若他们在此,就应该拦下我,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王子的行踪就已经暴露了。所以不管怎样,我得返回人间,把消息告诉王子。

我一边拿起弓跟眼前的这些吸血鬼对战一边往人间的方向撤退,可是就在我快撤回到人间出口的时候,突然从我后面又冒出来十几只吸血鬼挡住了我的去路,他们把我围成了一圈,我站在中央看着眼前这些面目狰狞的家伙,用最后的三支箭射死了三只吸血鬼,然后跟他们展开了肉搏,可是最后我还是倒下了。

倒下的时候我望着围在我身边密密麻麻的吸血鬼,我知道我就要见到离殇了,只是王子,对不起,是我暴露了你们的踪迹。

离殇,等我,下辈子我们还做姐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