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千般惊扰

从正义联盟看《推理学院》异星觉醒角色解说

时间: 2017-12-29 13:43:31 作者:海游来源:厂商我要评论

《推理学院》是一款集智商、推理、休闲与社交为一体的在线杀人桌游。丰富的身份系统,全新的玩法设计,精致的动漫画风,实时的语音互动,让你拥有不一样体验;身临其境的刺激,有着绝佳的代入感;便捷的操作,使游戏更加简单、快乐!你准备好了?那么,天黑请闭眼吧!

今天给大家带来的是《推理学院》9.0版本异星觉醒的角色解析与说明,游戏当中有着正义联盟的警察、平民、医生、花蝴蝶、森林老人、特工、丘比特、市长、谈判专家、拆弹专家这些角色,而杀手联盟这一方有杀手、狙击手、恐怖分子、间谍、盗贼、绑匪、爆破狂徒,杀手获胜的规则是把警察都解决掉,警察获取胜利的规则是把杀手都解决掉即可。

游戏开始,系统随机分配若干角色成为同化目标,目标人数根据游戏人数配置的警察/杀手数量决定,如果同化目标在未被同化前死亡,则系统重新分配目标,游戏过程中,若外星人所需同化的目标人数不足开始时给定的人数时,则外星人失败,例如:游戏开始时分配外星人同化人数为3人,游戏中若始终达不到同化3人,则外星人阵营游戏失败
。外星人同化目标后,该目标立即知道已被同化,即刻加入外星人阵营,技能不受影响,外星人死亡后,被同化的角色中随机一个变异成外星人,继续同化目标,即失去原技能及阵营,外星人同化目标完成则外星人取得游戏胜利,游戏结束;外星人同化失败,则游戏继续,至警察、杀手分出胜负时游戏结束。

图片 1

警察正义的化身,在游戏中找出杀手并带领平民公决出杀手,当游戏身份为警察时,在游戏里的黑夜行动,警察的任务是查出杀手,
当游戏有两个或者两个以上的警察时,必须超过一半的警察统一行动(点击X号玩家右边的按钮),才能查人,当没有超过半数的警察统一意见并按查人按钮时,本次侦察将宣告失败。

图片 2

平民帮助警察公决出杀手,任何时候平民都不得故意帮助杀手,当游戏身份为平民时,在游戏里的白天行动,平民无权杀人和查人,只能参与投票,帮助警察找出杀手就获得胜利。

图片 3

医生救死扶伤的医生属于警察平民阵营,在每回合施针救警察和平民的,也可以使用2次空针把玩家扎死,当游戏身份为医生时,在游戏里的晚上可以对某个玩家施针,被针的玩家如果被杀手杀害则被救活,如果救的人没被杀手刀,那么这个玩家累计一次空针,累计二次空针,该玩家则被针死。不与警察同一个频道

图片 4

花蝴蝶是警察平民阵营,使用“护体”功能,被使用护体功能的玩家,被狙、被杀、被针的效果无效当游戏身份为花蝴蝶时,在游戏里的晚上行动,使用“护体”功能,被使用“护体”功能的玩家与花蝴蝶受到相同的效果蝴蝶在暴露以后可以选择护体杀手,然后与杀手同归于尽。

图片 5

森林老人为警察平民阵营,每晚可禁言一个人,白天不可以发言,当游戏身份为森林老人时,在游戏里的晚上行动,对玩家禁言。

图片 6

特工为警察平民阵营,独立暗杀杀手阵营特权,当游戏身份为特工时,在游戏里的晚上行动,有一次杀人的特权,且只有杀杀手阵营的才有效,在未使用特权之前不能被杀手刀和狙击手爆头,可以被冤枉死。

图片 7

丘比特为警察平民阵营,恋爱天使,当游戏身份为丘比特时,在游戏里的晚上行动,每局游戏的晚上可以与任意一个玩家确认为恋爱关系,达成恋爱关系后,双方收到恋爱达成通知,并有恋爱标识(仅达成恋爱的两位玩家可见),丘比特被杀被狙被公决死双方,
爱人被杀被狙被公决死丘比特。

图片 8

市长为警察平民阵营,在白天公决拥有一次一票否决权,使用后白天公决某人无效,当游戏身份为市长时,晚上被杀、被狙、被爆后,进入全城戒备森严状态,杀手阵营下一个夜晚不能行动。

图片 9

谈判专家警察平民阵营,晚上对杀手阵营玩家进行谈判,使其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当游戏身份为谈判专家时,晚上对杀手阵营玩家进行谈判,谈判对象不能投票刀人、蹦人、爆人、偷身份(间谍可以被谈判但技能不受影响)。

图片 10

拆弹专家为警察平民阵营,晚上对一名玩家进行拆弹,当游戏身份为拆弹专家时,晚上夜晚对一名玩家进行拆弹,若该玩家被绑定炸弹,则可直接拆除并解救。若未绑定,则白天公布该玩家身份,只对杀手阵营有效。

图片 11

杀手是邪恶的化身,找出警察并在天黑时杀掉警察和平民,当游戏身份为杀手时,在游戏里的黑夜行动,杀手的任务是出来杀人,当游戏有两个或者两个以上的杀手时,必须超过半数的杀手统一意见(点击某位玩家右边的按钮),才能杀人,当没有超过半数的杀手统一意见并按杀人按钮时,本次杀人将宣告失败。

图片 12

弹无虚发的狙击手,威力强大属于杀手阵营,被爆头的玩家必死无疑,医生也无法救活,被爆头的玩家立即倒地,慎用自己的子弹,别把杀手给爆了那就会造成很大的笑话.不与杀手同一频道。当游戏身份为狙击手时,在游戏里的晚上行动,瞄准开枪,狙击成功的玩家立即死亡。

图片 13

恐怖份子属于杀手阵营,以自己的命换他人一命,爆杀手,只死自己不死杀手,当游戏身份为恐怖份子时,在游戏里的晚上行动,1.每轮有一次爆人的机会,以自己的命换他人一命。被爆的玩家无视花蝴蝶护体影响,被医生2空针针死后,医生会被恐怖份子爆死(被刀,被狙不会被爆死),花蝴蝶护了恐怖份子,花蝴蝶被崩或被杀了,恐怖份子也会死的

图片 14

间谍属于杀手阵营,强大的间谍将潜伏到警察阵营,晚上可查人,当游戏身份为间谍时,在游戏里的晚上行动,帮助杀手查人,强大的间谍将潜伏到警察阵营,晚上可查人。

图片 15

盗贼属于杀手阵营,可在晚上盗取除警察、平民和杀手阵营之外所有警察阵营角色,盗取后将拥有对方角色相同的功能,被盗取角色将丧失技能,当游戏身份为盗贼时,在盗取警察或杀手阵营所有角色时提示盗取身份失败;只能盗取成功一次,如果盗取失败下个晚上可继续盗取;被警察查出显示盗贼身份。

图片 16

绑匪属于杀手阵营,晚上绑架一名玩家,当游戏身份为绑匪时,晚上绑架一名玩家(绑架人数根据人数配置的警察数量决定);白天可选择撕票,被撕票玩家立刻牺牲。(玩家被绑架后系统提示)

图片 17

爆破狂徒属于杀手阵营,晚上对一名玩家安装定时炸弹,当游戏身份为爆破狂徒时,晚上对一名玩家安装定时炸弹,时间结束后自动爆炸,爆炸后该玩家立即牺牲;并左右两侧各一名玩家受到影响。

图片 18

图片 19
海游科技自助原创

不管是白昼多么漫长,黑夜总是要来临的。
——高尔基(?)

从正义联盟看《推理学院》异星觉醒角色解说

作者:厂商来源:海游科技发布时间:2017-12-29
14:40:13图片 20389篇0组开服

《推理学院》是一款集智商、推理、休闲与社交为一体的在线杀人桌游。丰富的身份系统,全新的玩法设计,精致的动漫画风,实时的语音互动,让你拥有不一样体验;身临其境的刺激,有着绝佳的代入感;便捷的操作,使游戏更加简单、快乐!你准备好了?那么,天黑请闭眼吧!

今天给大家带来的是《推理学院》9.0版本异星觉醒的角色解析与说明,游戏当中有着正义联盟的警察、平民、医生、花蝴蝶、森林老人、特工、丘比特、市长、谈判专家、拆弹专家这些角色,而杀手联盟这一方有杀手、狙击手、恐怖分子、间谍、盗贼、绑匪、爆破狂徒,杀手获胜的规则是把警察都解决掉,警察获取胜利的规则是把杀手都解决掉即可。

游戏开始,系统随机分配若干角色成为同化目标,目标人数根据游戏人数配置的警察/杀手数量决定,如果同化目标在未被同化前死亡,则系统重新分配目标,游戏过程中,若外星人所需同化的目标人数不足开始时给定的人数时,则外星人失败,例如:游戏开始时分配外星人同化人数为3人,游戏中若始终达不到同化3人,则外星人阵营游戏失败
。外星人同化目标后,该目标立即知道已被同化,即刻加入外星人阵营,技能不受影响,外星人死亡后,被同化的角色中随机一个变异成外星人,继续同化目标,即失去原技能及阵营,外星人同化目标完成则外星人取得游戏胜利,游戏结束;外星人同化失败,则游戏继续,至警察、杀手分出胜负时游戏结束。

图片 21

警察正义的化身,在游戏中找出杀手并带领平民公决出杀手,当游戏身份为警察时,在游戏里的黑夜行动,警察的任务是查出杀手,
当游戏有两个或者两个以上的警察时,必须超过一半的警察统一行动(点击X号玩家右边的按钮),才能查人,当没有超过半数的警察统一意见并按查人按钮时,本次侦察将宣告失败。

图片 22

平民帮助警察公决出杀手,任何时候平民都不得故意帮助杀手,当游戏身份为平民时,在游戏里的白天行动,平民无权杀人和查人,只能参与投票,帮助警察找出杀手就获得胜利。

图片 23

医生救死扶伤的医生属于警察平民阵营,在每回合施针救警察和平民的,也可以使用2次空针把玩家扎死,当游戏身份为医生时,在游戏里的晚上可以对某个玩家施针,被针的玩家如果被杀手杀害则被救活,如果救的人没被杀手刀,那么这个玩家累计一次空针,累计二次空针,该玩家则被针死。不与警察同一个频道

图片 24

花蝴蝶是警察平民阵营,使用“护体”功能,被使用护体功能的玩家,被狙、被杀、被针的效果无效当游戏身份为花蝴蝶时,在游戏里的晚上行动,使用“护体”功能,被使用“护体”功能的玩家与花蝴蝶受到相同的效果蝴蝶在暴露以后可以选择护体杀手,然后与杀手同归于尽。

图片 25

森林老人为警察平民阵营,每晚可禁言一个人,白天不可以发言,当游戏身份为森林老人时,在游戏里的晚上行动,对玩家禁言。

图片 26

特工为警察平民阵营,独立暗杀杀手阵营特权,当游戏身份为特工时,在游戏里的晚上行动,有一次杀人的特权,且只有杀杀手阵营的才有效,在未使用特权之前不能被杀手刀和狙击手爆头,可以被冤枉死。

图片 27

丘比特为警察平民阵营,恋爱天使,当游戏身份为丘比特时,在游戏里的晚上行动,每局游戏的晚上可以与任意一个玩家确认为恋爱关系,达成恋爱关系后,双方收到恋爱达成通知,并有恋爱标识(仅达成恋爱的两位玩家可见),丘比特被杀被狙被公决死双方,
爱人被杀被狙被公决死丘比特。

图片 28

市长为警察平民阵营,在白天公决拥有一次一票否决权,使用后白天公决某人无效,当游戏身份为市长时,晚上被杀、被狙、被爆后,进入全城戒备森严状态,杀手阵营下一个夜晚不能行动。

图片 29

谈判专家警察平民阵营,晚上对杀手阵营玩家进行谈判,使其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当游戏身份为谈判专家时,晚上对杀手阵营玩家进行谈判,谈判对象不能投票刀人、蹦人、爆人、偷身份(间谍可以被谈判但技能不受影响)。

图片 30

拆弹专家为警察平民阵营,晚上对一名玩家进行拆弹,当游戏身份为拆弹专家时,晚上夜晚对一名玩家进行拆弹,若该玩家被绑定炸弹,则可直接拆除并解救。若未绑定,则白天公布该玩家身份,只对杀手阵营有效。

图片 31

杀手是邪恶的化身,找出警察并在天黑时杀掉警察和平民,当游戏身份为杀手时,在游戏里的黑夜行动,杀手的任务是出来杀人,当游戏有两个或者两个以上的杀手时,必须超过半数的杀手统一意见(点击某位玩家右边的按钮),才能杀人,当没有超过半数的杀手统一意见并按杀人按钮时,本次杀人将宣告失败。

图片 32

弹无虚发的狙击手,威力强大属于杀手阵营,被爆头的玩家必死无疑,医生也无法救活,被爆头的玩家立即倒地,慎用自己的子弹,别把杀手给爆了那就会造成很大的笑话.不与杀手同一频道。当游戏身份为狙击手时,在游戏里的晚上行动,瞄准开枪,狙击成功的玩家立即死亡。

图片 33

恐怖份子属于杀手阵营,以自己的命换他人一命,爆杀手,只死自己不死杀手,当游戏身份为恐怖份子时,在游戏里的晚上行动,1.每轮有一次爆人的机会,以自己的命换他人一命。被爆的玩家无视花蝴蝶护体影响,被医生2空针针死后,医生会被恐怖份子爆死(被刀,被狙不会被爆死),花蝴蝶护了恐怖份子,花蝴蝶被崩或被杀了,恐怖份子也会死的

图片 34

间谍属于杀手阵营,强大的间谍将潜伏到警察阵营,晚上可查人,当游戏身份为间谍时,在游戏里的晚上行动,帮助杀手查人,强大的间谍将潜伏到警察阵营,晚上可查人。

图片 35

盗贼属于杀手阵营,可在晚上盗取除警察、平民和杀手阵营之外所有警察阵营角色,盗取后将拥有对方角色相同的功能,被盗取角色将丧失技能,当游戏身份为盗贼时,在盗取警察或杀手阵营所有角色时提示盗取身份失败;只能盗取成功一次,如果盗取失败下个晚上可继续盗取;被警察查出显示盗贼身份。

图片 36

绑匪属于杀手阵营,晚上绑架一名玩家,当游戏身份为绑匪时,晚上绑架一名玩家(绑架人数根据人数配置的警察数量决定);白天可选择撕票,被撕票玩家立刻牺牲。(玩家被绑架后系统提示)

图片 37

爆破狂徒属于杀手阵营,晚上对一名玩家安装定时炸弹,当游戏身份为爆破狂徒时,晚上对一名玩家安装定时炸弹,时间结束后自动爆炸,爆炸后该玩家立即牺牲;并左右两侧各一名玩家受到影响。

图片 38

这是隐藏在黑夜的游戏,只有被邀请的人才能参加。

挑战你的智商,证明你的实力
你是winner,还是loser?

赢家有巨额奖金!

心动了吗?

点击下方报名游戏>

————————————————————————

艾尔卡洛,温都警署。

“布伦特警探,又没有发现一具无法查出身份的尸体。这是这月发现的第三具了。”

警员把薄薄的资料放到肯尼•布伦特的面前,布伦特打开文件夹,里面的薄薄几页却让他无比头疼。这几起事件无比相似,脸部被烧毁,衣物被拿走,现场被打扫得无比干净,没有留下任何能证明死者身份的东西,而死者都是窒息死亡。

原本,在城市的角落出现尸体并不是一件值得关注的事情,更何况死者多数是乞丐或者非法移民,警署这边往往走个程序就能处理这种无名死者的案件。然而这几起事件却注定没那么容易被忽略。网络上流言四起,舆论发酵远远超出大众预料。也正因此,警署把几乎所有警力都放在治安和解决这几起事件上。

靠,连死的,死的是谁都不知道,让人怎么去查!

布伦特简直欲哭无泪,又抓下一了把头发。眼看着自己一头浓密的金发快被自己揪完,案件却一点进展都没有。

难道,只能去求助,那个家伙了吗?

————————————————————————

“……第134号玩家您好……”

是谁,是谁在那儿?

我这是在哪里?

他睁开眼睛,只觉得头痛欲裂。耳边的声音却变得清晰。

“第134位玩家您好,请尽快确认参加游戏……”

眼前不知为何是一片模糊,他看不清楚周围的景象,只能依稀看到面前有亮光,而那个声音也来自于那里。

他摸索着过去。拿起那个东西,发现貌似是手机一样的东西。

然后,视野也慢慢变得清晰了。

那是一个小型的通讯器,液晶屏正亮着光,而声音正是从这个通讯器传出来的。他凑近屏幕,这才看清楚上面显示的字。

您是游戏第134位玩家,点击**这里**确认您的身份

玩家?

哦,对,他是应该在游戏中没错。但是他是怎么过来的,他现在在哪里,现在又要干什么。

容不得多想,他点击了屏幕。

“欢迎您来到**杀人游戏**,我是助手小A。接下来向您说明游戏规则。”

机械的女声响起,而屏幕上也显示出相应规则。

1.游戏一旦开始就不能中途退出,游戏结束的唯一方式就是选出赢家。赢家将会获得100
万奖励(多人获胜则平分奖励),输掉游戏的玩家将死亡

2.本轮游戏玩家有八人,四位平民,三位杀手和一位警察。平民需要保护自己不被杀掉,警察需要找出杀手保护平民,杀手的目的是杀死所有人

3.游戏分为夜晚模式和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所有人将回到初始所在房间,听相应命令进行行动。杀手每晚可以杀害一个人,警察每晚可以确定一个人的身份。之后进入白天模式
白天模式:幸存者来到大厅集合讨论,投票表决处死最像杀手的一个玩家。投票结束后进入夜晚模式
两个模式交替进行,直到游戏结束

4.每个玩家都佩戴有游戏手环,擅自拆卸的玩家直接判输,不听从指令行动或者擅自离开游戏场地的玩家直接判输

5.游戏胜负判定标准:
平民:杀手全部死亡并幸存
警察:幸存,且有平民存活,全部杀手死亡杀手:幸存,且平民全部死亡
游戏时间超过3小时,则视为所有玩家失败

6.本游戏最终解释权归主办方所有

“您的身份是警察,编号为4号,现在是白天模式,请您离开房间到大厅集合。”

他的感官终于全部恢复正常,眼睛也能看清楚周围的东西了。然后他摸到自己手腕上多了一个金属环,冰冷的触感让他冷静了下来。这里面应该有定位功能,他打量着这个手环,心想。

而现在他处在一个不过五平米的小隔间中,没有窗户,没有其它物品,只有一个厚重的铁门,让人感觉透不过气。铁门上有电子锁,应该是受系统控制的。而现在他应该出去到大厅里,门应该没有上锁才对。

他拿着通讯器,挣扎着爬起来,跌跌撞撞往门那里走去。

门开了,他也终于呼吸到新鲜空气,让他脑子一下子清醒过来。

他是怎么到这里的他实在记不起来,但是他记得他为何在这里,以及他是怎么拿到邀请函的。

看上去这个工厂也有一些年头了,锈迹斑斑的,而整个大厅光线也并不好,有些昏暗,反而无法确定现在的时间。还好他的眼睛已经适应了这里的光线,所以能看清楚周围的情况。

中央有个圆桌,能看到已经有几个玩家到达了指定位置。

他也走了过去。

“欢迎新人。”

一个不是很友好的声音传来,他一抬头,看见声音的主人是一个看上去有些瘦弱的青年,但眼睛里闪着精光,此刻一脸嘲讽地看着他,一看就不是什么好对付的人。

“座位上,有,有序号,按,按序号坐下就,就好。”这时,旁边一个大概二十岁左右身材有些微胖的女孩拉拉他的衣角,有点结巴地说。

他朝女孩点点头,表示对她的感谢。而那个青年却不满了,“6号你是个结巴啊,你一会算了发言了,要不我们听你说话就超时了。”

女孩听了青年的话,非常不好意思地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抱歉地笑笑。他心里有些生气,想说那青年几句,却被另外一个人抢先了。

“好了,那么多废话干嘛。”青年旁边的一个壮汉狠狠瞪了青年一眼,“其他人呢,磨磨唧唧的,再不来老子不等了!”

青年估计看体型上占不到优势,就没有再说什么。而此时,玩家也陆陆续续到场了。大家按照座位号依次坐下,然后等待新的指示。

“请各位玩家确认编号,确认无误后,点击面前的红色按钮,所有人按下按钮后,游戏正式开始。”

通讯器里传出指令,他犹豫着要不要马上按下按钮,便抬头看大家的举动。

最小编号是1,然后依次排下来到8号,座位按逆时针方向排列。自己右手边坐着的正好是刚才说话的壮汉,而左手边的3号这位女士看上去不过三十岁,应该是一个白领丽人,妆容精致,服装不奢华但得体。而刚才帮自己的那个女孩是6号,挑衅的那个青年是2号。1号看他黑色头发和眼睛,应该是来自东方,年龄看上去应该才高中而已,看上去文文弱弱的。而对面的8号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大腹便便,穿着小一号的西装显得有些滑稽,是他最不喜欢的那种人。最后一位是7号,年纪看上去和6号差不多,应该也是一个在上学的女孩子,打扮很普通却遮不住她的青春靓丽。从她出现起,就吸引了在场大部分异性的注意力。

除了5号的那个壮汉毫不犹豫按下按钮外,大家都在犹豫,相互看着对方的动作。

“……那个,这个真的要按吗?”6号用非常小的声音问,也是刚刚比较安静,他才听到了6号的话。

“要按快按,老子没时间和你们在这里耗!”5号壮汉有些不耐烦了。

“我觉得我们可以先互相简单认识一下,毕竟一旦开始游戏,计时也就开始。不用那么着急。”他提议道。

“有谁知道这个手环是干什么的吗?”3号抖抖自己的手腕,问道。显然是对这个手环不放心。

“谁知道呢,反正来都来了。”2号青年冷笑一声按下按钮,然后马上转脸面向5号,“诶,你看他们都那么怂,我也想快点进行游戏。”那副讨好的嘴脸让人心里生厌。

5号没理会他,双手抱胸,看着在座的其他人。

“那个,”1号的男孩挠挠头,看上去貌似还没了解现在的情况,“我刚才看规则里面说输掉的玩家会死,是真的假的啊。”

“小朋友,你别说你不知道这是什么游戏就来玩来了。”8号中年男子用非常夸张的语调说,“赢家是有奖金的,那输了自然得付出代价啊。”

提到死亡,大家都陷入了沉默。

他不知道这些人为何参加这个游戏,但必须承认,或多或少和钱有关。而钱和命哪个更重要?现在是最后一次选择的机会了。

他必须参加这个游戏,哪怕付出再大的代价。但是1号刚才的问题给他提了个醒,那就是输家的惩罚。黑夜模式被杀手‘杀掉’的人也属于输家,而白天模式被投票选出的玩家也是输家,是有什么杀人的机关吗,还是说还有第三方执行杀人这个步骤,还是说黑夜模式玩家真的会去杀人?他感觉脑子里有很多条信息,却很难理清楚。看来一会还是需要再研究一下。

“貌似我们现在也没办法退出游戏了。我没有问题。”他说着,按下了按钮。

其他人听了他的话,也不再犹豫,都按下按钮确认游戏。

“游戏正式开始。现在进入黑夜模式,请各位玩家回到各自房间等待指令。”

玩家们起身往隔间走去。他瞥了一眼,房间应该是按大小顺序从左往右排序的。然后他很不情愿地走进小隔间,刚走进去几秒钟,便听到电子锁上锁的声音。

铁门一关,整个隔间变又没有了光亮。他连忙取出通讯器,用液晶屏的光亮打探周围的情况。

隔间的墙壁很厚,看来是隔音的。里面的空气不是很新鲜,看来这个隔间的密闭效果很好。他又看向天花板,却看到了一个通风扇。通风扇坏了吗,空气几乎都没有流通,让人感到有些喘不上气。他有些不满地扯扯领子。貌似没有其他的机关了。

突然,通讯器发出声音。

“你可以确定一个人的身份,请问你想确定几号的身份,请点击对应的数字。”

他之前也对杀人游戏有所了解,当然是普通的桌游,而不是这样赌命的游戏。每晚杀手都会杀掉一个人,而警察可以验明一个人的身份。第二天再进行讨论。

杀手已经决定了杀的是谁了吗?不会,是他吧?

他突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万一第一回合就这么被杀了,那就太倒霉了。

算了,先想想眼下这个选择吧。

他回想了一下刚才众人的表现。

然后,他点击了按键“7”。

屏幕上显示出了7号玩家的身份。他看到屏幕上显示出的答案,不由得皱了皱眉。他想要获胜的话,不但要保证杀手全部被揪出来,还需要保证有多于一个平民存活,看来他还是需要思考一下策略才好。

等了半分钟,通讯器还是没有动静,他等的有点心急了。但是他没有办法得知外界是什么情况,能做的只有等待。

说来也巧,他的游戏里面的身份是警察,而他也正是一名警探。

同事在暗网上发现这个游戏的宣传,他当时就觉得和手头处理的系列案件绝对脱不了干系。但是这个游戏过于隐蔽,无处入手调查,他能做的只有亲身参加一次这个游戏。哪怕是冒着生命危险,他也不能退缩。

系列案件已经在外界引起非常恶劣的影响,现在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找出幕后黑手。但是他非常清楚他妄想抗衡的是一个他难以想象的势力,因此,他必须找到合适的人帮忙。

合适的人的确有,但是……

“黑夜模式结束,白天模式开启。请幸存者离开隔间进入大厅集合讨论。”

通讯器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电子锁也随之打开,他连忙打开门走了出去。这个隔间他一刻也不想待下去了。

坐到座位上时,他才意识到,6号那个女孩永远都不可能走出那间隔间了。

“昨天死亡的是6号玩家。现在进行讨论环节。由1号玩家先开始发言。”

1号:“昨天发生了什么我不太清楚,因为我什么声音也没有听见。感觉蛮无聊的,就这样。”

2号:耸耸肩:“反正别投我。”

3号:“唔,6号那个孩子……可惜了,还是个学生,谁会想杀她呢,真是难以理解。对了,我是个好人。”

4号(他):“房间的隔音效果很好,外面什么声音也听不见。我只是,有些担心6号,她是真的死亡了吗?就在这几分钟内?”

5号:“能说点有用的不。不是说有警察能看身份的吗,谁是好人谁是坏人啊?”

6号:死亡

7号:“我在6号隔壁,但是也没有听到什么声音,刚才去开她的门发现被锁了,不知道里面什么情况。我只是个平民,不太了解情况。不过我猜选6号的原因会不会是之前有什么过节?不过大家看样子不是相互熟悉的,那难道是刚刚有什么冲突,我刚才过来的时候好像听到这边有争执。”

8号:“真是个烧脑的游戏,不行了,我这脑子转不动啦。第一局没啥线索,要不就随意投一个出去得了。不过我觉得7号说的有道理。”

果然,第一回合想要得出有效的结论很难,他对此表示有些无奈。而他还是没想清楚整个游戏的运转规则。比如在他等待的那段时间里,是在执行死亡吗?6号又是怎么死的?她真的死亡了吗?

而眼下更重要的问题是,把票投给谁?

机器可不管那么多。

“发言结束,请在屏幕上点击相应数字,投票给对应玩家。票数最多的玩家出局,接受死亡的结局。请在20分钟内完成全部投票。本阶段可以讨论。”

“游戏开始前是发生了什么吗?”3号问。“恩,我刚出来有点不了解情况,6号就和我简单介绍了一下,然后2号提6号的结巴,最后被5号呵斥了。”

他尽量用客观的话来描述之前发生的事情。因为在这个时候,任何的偏差都可能导致无辜人的死亡。

“诶,这可和我没啥关系啊,她结巴我笑她怎么了。再说我怎么会杀她啊。”2号看到矛头对准自己,有点坐不住了,连忙辩解道。

“因为你说,嫌她结巴说话慢,会超时影响游戏进行。”

5号的发言让他不由得心里一紧。他看向2号,只见2号顿时额头上冒出汗珠。“呀,兄弟,我就是说说而已,怎么能当真呢。”

“这个游戏不就是玩真的吗?”

3号冷笑一声说。

“我觉得我们可以投票了!”8号连忙提议。

“别,你们谁敢投我!”2号急了,连忙站起来,想阻止众人的投票,然而,一切都已经晚了,只听到机械的女声再次响起:

“2号玩家得到票数最多,2号玩家出局。”

2号的脸上露出惊恐的神情,他害怕地看着四周,不知道会有什么降临到他身上。

“滴滴滴……”

清脆的机械声清晰的在大厅回响。2号看向自己的手腕,这个滴滴声,正是来自手腕上的手环。

“啊啊啊!我还不想死!”2号发了疯似得跑到一旁想去扯下那个手环,但这一切不过徒劳,几秒种后,他的身体在众人面前爆炸了。

“现在请各位玩家按下红色按钮,确认开启第二回合黑夜模式。”

冷酷的不带任何感情的机械女声再次响起,似乎是在嘲讽被眼前这一幕吓傻的众人。

————————————————————————

“看来,应该就是这个游戏了。可是我们根本没有办法接近这个游戏,更别说找出幕后黑手了。”

“或许,我知道一个人可以帮忙。”布伦特说。没人知道他为了说出这句话纠结了有多长时间。

那个家伙……

他们本是最佳拍档,但某次事件后选择分道扬镳。说来还是因为他们属于不同的阵营,布伦特作为警探肩负着守护大众安全的责任,而那个家伙,却是来自一个为了钱什么都能做的组织。

布伦特心里虽然很不情愿,但没有其他办法,现在只能去找那个家伙了。

那个家伙一直对布伦特的离开耿耿于怀,这次自然不放过机会刁难他。就在他有些绝望地以为没戏的时候,那个家伙突然说:“不过,我可以帮你搞到入场券。”

“为什么帮我?”

“因为我要亲眼看着你一步步走向地狱。”

————————————————————————

“你可以确定一个人的身份,请问你想确定几号的身份,请点击对应的数字。”

这样的声音如今如同噩梦一般。作为警探他见证过不少死亡,但这么近距离的看着生命逝去还是第一次。刚才大家都被吓傻了,没有人想过出局的代价原来这么惨烈。

但是时间容不得他们过多迟疑,倒计时仍在继续,他们能做的只有保住自己的性命。

不过现在他已经能确认一点。因为投票而出局的玩家是像2号那样死去,不会留下完整的尸体。而6号,是死于窒息没有错了。这里的通风扇不是为了通风的,而是为了把空气抽离出去。然后游戏结束后,窒息的尸体经过处理再抛尸,不留下任何的痕迹。

但还有很多的谜团没有解开。只能走一步是一步了。

他按下“5”,紧接着,他得到了他意料之中的结果。

而对场上的局势,他也大致有了想法。

“黑夜模式结束,白天模式开启。请幸存者离开隔间进入大厅集合讨论。”

“昨天由于杀手意见不统一,没有人死去。现在进行讨论环节。由1号玩家先开始发言。”

1号:“怎么又是我第一个。杀手意见不统一是什么情况啊?不过没人死还是比较好,万一刚才投死的2号是好人,然后黑夜再死一个平民,这游戏就快结束了呢。我再申明一遍,我是一个好人,不过我啥都不知道。我的看法就是刚刚提投2号的几个可能是一伙的。”

2号:死亡

3号:“1号玩家发言真的很含糊啊,你针对谁呢,小弟弟?要我说,刚才死的2号是活该,他肯定是杀手无误了。接下来就是看哪个是警察,带着我们揪出剩下的两个杀手游戏就能结束了。”

4号:“上一回合投票我觉得是有点问题的。一般来说,如果第一轮死的是2号,而我们怀疑2号曾经嘲笑过的6号,这样的逻辑才是合理的。而上一轮几位的发言都带有很强的针对性,让我不得不有点怀疑。我觉得1号应该是好人,因为他是第一轮第一个发言,如果他是杀手,是没法判断在黑夜模式中,平民能否听见语音提示。而2号,我不知道他究竟是好是坏,但如果他是坏人,那么我只能说他的伙伴把他遗弃了。3号这位女士我暂时没有意见。5号的话,刚才是你把嫌疑确定到2号身上。而我也解释过这个逻辑究竟哪里有问题。其他两位我也暂时没有其他看法。”

5号(怒目):“4号你这是在说我是杀手?我还觉得你可疑呢!你凭什么怀疑我。”

6号:死亡

7号:“5号玩家逻辑有点混乱啊,没能很好反驳4号的观点。我也不知道昨天发生了什么。但是我觉得警察再不出来说话平民就快要输了。而且刚才那轮投票我只提了一句发生了争执,是合理假设,没有想要针对谁。”

8号:“我觉得3号说得对,1号玩家发言很模糊不清,有问题。”

“发言结束,请在屏幕上点击相应数字,投票给对应玩家。票数最多的玩家出局,接受死亡的结局。请在20分钟内完成全部投票。本阶段可以讨论。”

“8号,这个局面已经很明显了,为何还回来怀疑我?”1号男孩皱着眉看着8号,“你觉得这轮投死我有什么意义?”

“呀,合理怀疑嘛,玩游戏不都是这样吗?对吧,7号的那位。”3号语气显然变得更有攻击性,他猜想,可能是因为1号怀疑她的缘故,她这是心虚了。

“我觉得我们应该先解决一个。大家如果对我刚才的分析没有异议,那么就是5号的嫌疑最大。”他明白场上的局势并不乐观,只能主动出击,“没有任何理由的反对我认为就是杀手之间的包庇。”

8号缩了缩脖子,没有在说啥。3号也不自在地撇撇嘴,“我这不也是合理怀疑嘛,那就投5号呗。”

“不,我不可以死!你们为什么都想我死。我家里还有身患绝症的女儿,我来参加这个游戏就是为了救我的女儿,可是为什么到那里都有人和老子作对!你们怎么能这么听4号那个混蛋的话!”

“谁不是因为缺钱才参加这个游戏的啊。”1号摊手,脸上的表情十分的无辜,但说的话却十分残忍,“难道我们要为了可怜你然后让你来杀我?6号那个女孩不也很无辜吗,你不也没有一点恻隐之心就杀了她。”

“5号玩家得到票数最多,5号玩家出局。”

“哈,哈,哈,”5号玩家突然大笑几声,然后用一种看可怜人的神情看着这一桌的玩家,“你们别高兴太早,我……”

还没说完,他手环便爆炸了。

“现在请各位玩家按下红色按钮,确认开启第三回合黑夜模式。”

“他……难道是想说他等着我们死?”3号声音有些颤抖地说,她飘忽不定的眼光透露出她内心的不安。

“现在应该还有一个杀手,我们快点进行之后的回合吧。这样噩梦一般的游戏还是尽快结束的好。”7号捋了捋齐肩的长发说道。

“你可以确定一个人的身份,请问你想确定几号的身份,请点击对应的数字。”

他记不起自己是怎么被带到这里,虽然身上的东西被别人拿走,但是他相信自己在皮下注射的那个追踪器应该还能用。只要他的同事能找到他,哪怕只是尸体,只要能尽快找到他,根据这个工厂,以及这里的器械,他们就能得到线索,顺藤摸瓜找到幕后的力量。

抱着这样的信念,他才能不惧死亡,因为他确信自己的牺牲是有价值的。

他按下“8”,然后得到了一个答案。

“黑夜模式结束,白天模式开启。请幸存者离开隔间进入大厅集合讨论。”

“昨天由于杀手意见不统一,没有人死去。现在进行讨论环节。由1号玩家先开始发言。”

1号:“杀手们这是内讧了?看来平民要赢了。不过意见不一样就说明刚刚投票投死的两个里面有一个是好人。我怀疑3号。”

2号:死亡

3号:“我就不明白了,你为什么怀疑我。我是个好人,家里一家老小还等我养活呢。倒是你,一直怀疑我,居心叵测。还有这个7号,一直没有提出什么明确的意见,很烦人啊。”

4号:“现在情形已经很明朗了。我的身份是警察,5号是杀手,那么2号就是好人,3号女士有包庇5号的嫌疑,所以怀疑她的身份。”

5号:死亡

6号:死亡

7号:“听4号的,没有其他意见。”

8号:“没有其他人认警长,那就说明4号是,但是为啥不怀疑1号,1号明明更可疑。”

“发言结束,请在屏幕上点击相应数字,投票给对应玩家。票数最多的玩家出局,接受死亡的结局。请在20分钟内完成全部投票。本阶段可以讨论。”

“我不是杀手,4号就算是警察也没有验过我的身份,怎么就能确定我就是坏人。要是是7号和1号是杀手,然后你再投死我,你和8号也是输。”3号极力辩解道。

“8号玩家一直把矛头指向我,我猜,你大体是想独占全部的奖励或者是控制最后获胜的人数。但你最好想清楚,如果我是好人,你投死我,你也是输。”1号盯着8号说。

8号的打算他也看得出来。但是没有脑子一味地这样做,只会输的更惨。

8号这下噤声了。他似乎也明白了什么。而这下,3号的死亡也成了默认的事实。

“我诅咒你们,7号也是杀手,你们怎么不……”

又一个人死亡,现在只有四人存活,而游戏继续。

————————————————————————

“你,居然是那个组织的人?”布伦特没办法接受这个事实。要知道这么长时间的相处让他早就把那个家伙放在一个很重要的位置上了。

“没错。”

可恶,那个家伙还就那么直接地承认了。

那个组织,他听说过,据说有五分之一的案件都和他们有关。收取巨额委托金,然后行事手段无比黑暗。那个家伙居然是那个组织的?布伦特是不愿意相信的,但是事实如此,他却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了。

“你走,你应该感谢我现在不会抓捕你。但这并不代表我以后见到你不会!”

现在想来,自己当时也是过分。自己应该知道那个家伙是个怎样的人啊,那么伤人的话是怎么说出来的啊。

布伦特后悔过无数次,但是一想到他其实从未看透过那个家伙,他就感到心寒。

————————————————————————

“你可以确定一个人的身份,请问你想确定几号的身份,请点击对应的数字。”

游戏快结束了。他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自己的同事能尽快赶过来。否则他将要面对一个非常棘手的情况。

而他暂时对此还没有任何对策。

他感到有点累,便坐到地上,手却摸到了一个冰冷的物品,摸起来像是一把手枪。他瞬间冒出一身冷汗,是谁进入了他所在的隔间?又是为何给他这个东西?

“你可以确定一个人的身份,请问你想确定几号的身份,请点击对应的数字。”

他被这个声音吓了一跳,然后回过神来,按下“1”。然后得到了想要的结果。

不过,现在的局势反而对他们不利了。他是不是哪里做错了?

接下来该怎么办?他握紧拳头,眉头紧缩。然后又看了一眼通讯器,上面显示游戏已经进行了快两个半小时了。

“黑夜模式结束,白天模式开启。请幸存者离开隔间进入大厅集合讨论。”

不知道那个家伙究竟是什么打算,他深吸一口气,将枪别在了腰后。走出了隔间。

“昨天死亡的是1号玩家。现在进行讨论环节。顺时针顺序发言,由8号玩家先开始。”

8号:“我第一个发言?好啊,游戏马上就要结束了,我是好人,既然4号说自己是警察,那么7号就是杀手,刚才3号死的时候就说出来这一点了。没什么好说的了。”

7号:“等一下,我觉得这个游戏有猫腻,没有那么简单。我是杀手没有错,但是我没有杀死任何人。首先杀手之间是没有办法商量的,应该是每个杀手选择一个玩家,如果杀手意见不统一则没有人死,而只要两个或两个以上选择相同,则被选中的玩家死亡。但是问题就在于,第一回合的黑夜模式里,我没有选择6号,而5号,我想他也不会选择6号,因为6号死亡再嫁祸给2号逻辑上并不能很解释的通,所以我觉得第一回合的死亡有问题。你们难道不觉得奇怪吗,在艾尔卡洛有这样的游戏存在,没有人来管吗?”

4号:“1号死亡……我也觉得这个游戏有哪里不对劲。”

8号:“不对劲的地方是你吧!4号你不会是看上7号了所以百般维护她吧!”

“现在非8号玩家发言时间,违例警告一次。”

听到这个声音,8号急忙闭住了嘴巴。

4号:“我是警察,不仅仅是说我在这里的身份是警察,我在现实中也是一名警探,我觉得我不需要隐瞒,因为我来参加这次游戏的唯一目的就是想办法终止这个游戏。而现在八个人以及死亡五个人,我不想再有任何人的死亡。我们不如商量一下,看看这个游戏有没有漏洞可以利用。”

“发言结束,请在屏幕上点击相应数字,投票给对应玩家。票数最多的玩家出局,接受死亡的结局。请在20分钟内完成全部投票。本阶段可以讨论。”

“看来警探先生还是舍不得我的,”7号莞尔一笑,看向4号的目光也不似之前那般疏离,“不知道警探先生有什么打算呢?”

“你们俩,不会是认识吧?”8号看着4号和7号,眼睛里充满了愤怒,“4号,你是想害死我们所有人吗,投死7号这个游戏就结束了!”

他看向对面的两人,他们也等待着他的最终决定。而他应该怎么办?

————————————————————————

布伦特只记得,他在一家餐厅吃饭,突然手机收到一封邮件,他打开后就不记得后来发生了什么,醒来的时候已经在“杀人游戏”中。

而在这里,他居然见到了那个家伙。

7号玩家,也是他曾经最信任的那个人,珀尔·凯利。

她为什么也来到游戏中,布伦特并不清楚,但是他知道,自己不能表现出任何认识她的迹象,这样只会让他们的处境更加危险。

而她的身份是杀手,很巧,和她现实的身份一样,这样的身份让整个情况变得更加棘手。前几回合他可以去维护她不把矛头引向她,而她应该也不会那么早杀死他。但是问题就在于,游戏要结束,不同阵营的人必然不能共存。

而当游戏越接近尾声,他知道获救的机会就越渺茫。

“不,奖金我必须要得到!我必须拿到奖金,我已经破产了,如果拿不到奖金,我一定会死的!既然这样你们去死吧!”

突然8号拿出手枪,对准了布伦特和珀尔。

手枪?!难道每个隔间都有一把手枪?

“8号你先冷静,现在还有时间,我们还不至于走到这个地步。而且参加这个游戏的其他死者都是被游戏的操纵者杀死的,如果你开枪,那么你这就是犯罪,你最好想清楚!”布伦特的心一下悬了起来。天知道8号拿着枪会不会走火,要是他情绪一个不稳,那么就糟糕了。

“警探先生,你真是在开玩笑,8号的算盘一向打的很好。他杀了你我,然后就可以独占奖金了,而且有游戏操纵者给他善后,他肯定是不会被你们抓住的。”珀尔冷笑一声,说。

“你闭嘴!”8号又把枪对准了珀尔。

而就在那一瞬间,布伦特看到珀尔嘴角的一抹冷笑,而一秒过后,8号的枪被夺了下来。

对,那个家伙可是训练有素的杀手,我闲的没事干担心她做什么。布伦特挠挠头心想,感觉浑身有种不得劲的感觉。

但他没想到,珀尔夺下枪,却对准了8号。

“只要我扣下扳机,这个游戏就结束了,对吧警探先生?”

珀尔的笑容很灿烂,看上去就如同一个天真无知的少女一般。

但布伦特却明白,每当她露出这样的微笑,总意味着死亡。

“珀尔,你不能开枪!”他马上开口阻止道,而他的右手已经伸到了腰后。

“为什么不呢,警探先生,你认为我们还是之前的关系吗?”珀尔冷笑一声反问道。

布伦特拔出别在腰后的枪,对准了珀尔。“珀尔,你不要这么做,别逼我开枪。”

“肯尼,我恨你,我恨你的背叛,我恨你就那么一声不吭的断了联系!我说过,我一定要亲眼看着你一步步走向地狱!”

没错,是他错了。珀尔她应该很难去相信一个人吧,他让她失望了,他只是,他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去处理,不知道怎么处理他对她的感情,在那样的身份下,他们注定是敌人,就像现在这样,而他错就错在单纯地认为不见彼此是对双方都好的决定。

可其实他根本没办法忘记这个女孩,没法忘记她的脸庞,没法忘记她的聪慧,也没法忘记他们走过的点点滴滴。

但是他也没法眼睁睁看着珀尔枪杀一个无辜的人而没有作为。

于是,他开枪了。

而当他看着珀尔倒下时嘴角的一抹释然的笑容,他感到从心底传来剧烈的疼痛。他开枪的那一刻就后悔了,珀尔并不一定会开枪,但她似乎早就料到自己会开枪。他不顾一切地跑到珀尔身边,抱起她。而她已经快没有了力气。

即使是这样,她仍笑着,用那双幽蓝色的眼睛看着他说:“肯尼,枪里的子弹…已经被我卸下来了,咳咳,你,你就永远活在,活在无限的懊悔之中吧……”

然后没了声音……

布伦特愣了几秒,然后缓缓把珀尔的尸体放到地上,然后颤抖着拿起珀尔手中的枪。果然,子弹匣已经被取下来了。

她原来这么恨他啊,让他非要承受亲手杀死最爱人的痛苦吗!

“不不不,珀尔!我错了,我错了!珀尔 ,你别离开我,不要!”

“游戏结束,获胜者是4号玩家和8号玩家恭喜你们。”

这样的胜利有什么意义呢?

我都没能说出我心里的那句话。

“我错了,珀尔,我爱你。”

他举起手里的枪,举到太阳穴,扣下扳机。

————————————————————————

然而,这并非结束。因为在这布伦特倒下后,又传来了一声枪响。

“真是一出感人肺腑的好戏啊。不过呢,8号你实在是太招人烦了。”

“怎,怎么,怎么会是你!你要干什么?”8号极度惊惧的声音,紧接着一声枪声,然后整个世界都变得无比安静。

“切,本来还想这个家伙是G·K的,应该会很好玩,结果还是这么无趣。一个为了爱情变得愚蠢的女人根本没有资格作为我的对手。”来人冷笑一声,把枪别到腰后,看着地上的一摊血迹,然后拿起通讯器,“是时候叫清扫员了……”

但当来人看到地上躺在一起的两具尸体时,她突然意识到她可能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

“似乎让你有些失望了呢,6号玩家。”这居然是已经“死去的”珀尔的声音。

然后她看着珀尔和布伦特重新“活了过来”,又站在她的面前,她的脸色瞬间变得非常难看,但是马上又调整到正常的样子,可见她有着极好的心理素质。

“不好意思,看来我还是低估你了,凯利小姐。”6号笑着朝布伦特和珀尔说,似乎他们是亲密的伙伴一样,然后她摘下难看的眼睛,取下一头乱糟糟的假发,卸下全部伪装后,她简直像换了个人一样,有着迷人的容貌和完美的身材,容貌与珀尔不相上下。“在下D·F的希曼,欢迎来我的世界做客,凯利小姐和警探先生。”

“希曼小姐似乎对你自己的失败一点也不意外呢?”珀尔冷笑着看着希曼说。

希曼摊摊手,说:“既然是看戏,那肯定是剧情越曲折越精彩咯,我为什么要觉得意外呢,更何况我怎么会失败呢。不过我还是很好奇,明明你们已经决裂了,而且从头到尾都没有机会商量对策,又是怎么能做到这一点的。而且我自认我的伪装无懈可击……”

“不不不,希曼小姐,下次至少在你想装一个胖子的时候,要注意别忽略掉你纤细的手指。”珀尔的脸上扬起笑容,似乎是在挑衅希曼,“不过我一开始也没有多怀疑什么,但是当我知道第一回合死的人是你后,我就确定你绝对有问题。而早在你给我和布伦特发出邀请函的时候,我就确定你绝对会作为一个玩家参加这次游戏,因为你一定很想亲眼看到我们两个自相残杀。不过还是让你失望了呢,希曼小姐。”

“……不,我不明白,你们两个明明已经……你不应该恨他才对吗?”

珀尔歪着头看着身边的布伦特,噗嗤一下笑出了声,“希曼小姐,看来你还是不懂什么叫做人和人之间的感情。的确,我是恨他,我恨他仅仅因为我的身份而不信任我,但是我也爱着他,因此,我可以无条件相信他。而刚才那出戏,怎么说,是我们的默契吧。我相信他绝对不会向我开枪,而事实证明我是对的,他的枪里面的子弹果然被他取出来了。”

布伦特瞬间愣在那里,而他的脸唰的一下变红了。珀尔从来没有向他表露过她的感情,刚才的那句话“但是我也爱着他”让他心中无比欢喜。“而我知道,只有当我和珀尔‘死亡’后,隐藏在黑暗里的那个才会现身。我没办法确定是谁,但是当我看到枪的时候就肯定在黑夜模式死去的人里有人是幕后黑手,而当时很不巧黑夜模式里死亡的只有你,希曼小姐。那既然这样,我们不如给你演场戏。”

“哈哈,不错不错,看来你们俩还是有点意思,不过你们真的觉得你们能在一起然后活着出去吗?”

希曼拍拍手,冷笑道。她拿起通讯器,嘴边带着一丝胜利者的笑容,“知道这个游戏为什么能一直继续吗,因为只要是人,心里就会有欲望,你们妄想终止它就是在与人性最本质的东西抗衡,你们注定是输。别忘了我这里还有你们手环里面炸药的控制器呢。”

她看着面前的两人脸色变化,顿时觉得心情无比舒畅,被看穿诡计又如何,最后掌握全局的还是我。“再见了,祝你们在那个世界幸福。”然后,她按下控制器按钮。

但是,意料之中的景象却没有出现,她以为是控制器出了问题,又按了好几遍,但都没有反应,然后她看到珀尔嘴角的一抹嘲讽的笑容,她意识到她可能真的败了。

“我说过,希曼小姐,你太小看我了。我怎么会只带着这个笨蛋来参加这么危险的游戏呢?”“喂,叫谁笨蛋呢!”

珀尔才不理会气急败坏的某人,接着说:“既然你能假死,那别人也可以,难道不是吗?马库斯,你在里面待的够久啦,快出来透透气吧。”

“马库斯?难道是那个家伙?”希曼再也没办法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脸上惊讶的神情已经说明了一切。

然后,她看见1号隔间的门打开。她知道自己已经没有一丝赢的可能了。

“你好,希曼小姐,哦,你好布伦特先生。”那个少年朝这边打招呼,然后扬扬手中的通讯器,“希曼小姐,不得不说你的这个通讯器改造改造还是很好使的,现在我已经获得了这里全部控制权限,你也没办法和你组织的人联系了,而且我想警探先生的后援也快要到了。哎呀,不好意思,忘记介绍我自己了。在下,G·K·马库斯·凌,是一个黑客。”说完,吐吐舌头,看来对自己的开场表示很满意。

“原来这个少年也是……”布伦特恍然大悟,怪不得第三个回合要“杀死”1号,原来是有原因的。那当然,珀尔翻了个白眼,用眼神表达了对布伦特智商的嘲笑。

“我不会输的!”希曼又举起枪,对准了珀尔,“我有枪,你们只有没有子弹的枪,你们能奈我何。”

“砰!”

一声枪响。

倒下的却是一脸震惊的希曼。

“我的希曼小姐,你真的是太让我失望了,你亲自给我们每个人都送了一把枪的,你忘了?”珀尔放下枪,微笑着说。

“你,你居然杀了她?”布伦特惊讶地看着这一切的发生,他完全没有看清珀尔是从哪取出一把枪然后朝希曼开枪的。“怎么,难道等她开枪再反击吗?警探先生,如果你对我的行为有意见,那你来抓捕我啊。反正对于这样的人,我只有这样的一种手段。况且你想活捉她然后进行审问也是肯定没有戏的。要么她会被后面的势力救走,要么则会被灭口。既然如此不如我先替死去的玩家们报仇。”

“珀尔,我……”

“警探先生,你的后援马上就来了。我和珀尔先撤了,按道理我们是不能和你们直接碰面的。”

说着,马库斯走过来拉起珀尔想要尽快离开。。

布伦特连忙拉住珀尔,“等一下!”“怎么?”珀尔一把挣脱开布伦特的手,“警探先生还想抓捕我不成,你现在根本留不住我。”

“我知道,我只是想说……我对之前不辞而别很抱歉,但是…我还是无法苟同你的世界观。我只想知道,刚刚你说的那些话,是真心的吗?”

“如果你是真心的,那么我就是。”珀尔的一双幽蓝色眼睛深不见底,让布伦特不自主地沦陷进去。“不过我们还是不要再见面了,警探先生。不过,警探先生,这个世界真的有所谓的正义和邪恶吗,什么是正义,什么又是邪恶,你别忘了今天死去的这几位和你脱不了干系,你以为你就能代表正义了吗?我觉得希曼说得对,人有欲望,而所谓的正义是留给最后的赢家的。再见了,警探先生。”

他看着珀尔一点点消失在视野里,他也感到心里的一部分也在慢慢消失,带了钻心的疼痛。

而在不远处,响起了警笛声。

————————————————————————

“虽然没能揪出幕后的势力,但是还好找到了游戏的操纵者,终止了游戏。我们也可以休息休息啦。”

“不过,这个游戏真的结束了吗?我觉得游戏操纵者是谁并不重要,只要有奖励在……”

“好啦好啦,肯尼,你回来后就一直神神叨叨的,你这次立了大功,找机会去找警长申请休假吧。”同事拍拍布伦特的肩膀。

可是,他始终没办法忘记珀尔的话。难道他一直信奉的正义是错误的?珀尔如果真的属于邪恶,那么她又为何要和他一起终止这个游戏?

他没有办法想明白,就像他从来没办法看透珀尔一样。他相信珀尔是属于正义的,但她的有些行径真的让他没有办法接受。

不过,他真的很想念珀尔,想念她美丽的脸庞,想念她的微笑,她喜欢开玩笑,喜欢表示对他的嫌弃,当然最重要的是,他知道她爱着他。哪怕他们不能在一起。

或许某一天,等这个世界不再有黑暗,那么他也就能冲破内心的隔阂和她在一起了吧。

可是他总觉得,在城市的深处依旧暗流涌动,这样的游戏随时可能死灰复燃。或者,只是他太过敏感了。

也行同事说的对,他的确应该休息一下了。

————————————————————————

这是城市黑夜专属的游戏,只有被邀请的人才能参加。

挑战你的极限,在这里体验最刺激的快感
你是杀人的winner,还是被杀死的loser?

赢家有巨额奖金!

心动了吗?

点击下方报名游戏>

————————————————————————

“您好,你是第256号玩家,请确认参加杀人游戏。在72小时内杀死其他玩家即可获得胜利,获得巨额奖励……”

(完)

相关文章